加入收藏

注册

川藏之行林芝影象

beerlily 添加于 2009-12-31 11:37732 次浏览

到达林芝的八一镇时,太阳还高高的挂在偏西的蓝天上。手机上的时间告诉我,还没有到下午四点。

  一位漂亮的女孩,在汽车站对面的街路边,向我迎面而来,她带我到了一家西安老板开的私人旅店里,让我定了个四人间的床位,床位费为十五元一天。

  和我一起办理住宿登记手续的,还有从拉萨来到此地的一对广州母女。母亲看上去,和我年纪相仿。交谈间,才知道她略大我一二岁。因正好住在同一个房间,便自然的让我有了新的旅行伴侣。真是从心底里感谢老天的眷顾呀!脚底刚踏上林芝的土地,就给了我一个如此期待的特大惊喜,把路途上的疲劳,没有见到南迦巴瓦峰的沮丧,一扫而光。

  把行装安置到房间后,就只身轻装去逛八一镇了。想不到这个所谓的八一镇,比我已经走过的西藏其他县城,都要大得多。应该称为“城市”更加确切。

  城中的道路横直交叉,很难一下子弄清有多少条。主干道八一大道和步行街的交汇处,还有一个漂亮的大广场。整个城市的各种显眼建筑间,都留有广东省援藏助建的痕迹,让我一看就明白了,这里是内地发达的广东省,对口的援助地区。

  走在两面开满店铺的步行街上,悠悠的扫视五花八门的商品和店面。忽然看到一家进西藏后,在这里第一次发现的“杭州小吃店”,于是就迫不及待的走了进去。一个门面的小店里,简单却整洁。没有一丁点辣的味道,在空气里传播,这正是我所希望的。问老板有没有菜单上的杭州小笼包,老板娘用夹着浓重杭州音的普通话告诉我:可以现包的,只是需要等半个小时。 和她约好,逛半小时街后,就回来吃包子。于是就继续往街中走......

  街上最多的店铺还是山货店。里面的东西丰富极了:虫草、雪莲、藏红花......还有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山菌菇。还有就是日用百货。百货铺面从街上看去,范围好象不大,两个门面的铺面中,摆着几个摊面。走进铺面后才发觉,没有后围墙阻挡,是个两头相通的内置式大卖场。

  在大卖场中没转了几个摊位,就退了出来。一是没有想买的东西,二是心里惦着好久没有尝到过的“杭州小笼包”。再说,肚子也真的有点饿,不知是馋了?还是真饿!

  双脚刚踏入杭式小店的门,老板娘那热腾腾的包子,就放上了餐桌。原来我才走到店面附近的街上,她就看到了我。本来嘛,步行街的路面,可没有主街——八一大道那样宽敞。

  地道的江南味道小笼包入肚后,顺着兜了一圈步行街,就到了步行街的另一头。穿过两条横向的马路,一条谧静而美丽的大河,出现在横街人行道最里面的堤岸边下。这是一条名“尼洋河”的流水,河中绿得透青的清澈水色,荡漾着微波粼粼的涟漪。宽阔的河面,让我有点看不清(对我这个没戴眼镜的近视者而言)对岸的建筑。并不显得很深的河床中,某些地方,有一片片白净、光滑的碎石滩,把透明的青绿河水,划分成两条或几股分流。到了河床的另一段,流水又会快乐的汇合到一起。

  尼洋河,应该是林芝城的母亲河吧?我在心里这样问自己。因为除了它,我没有再看到,有更大更美的河流,在林芝城的周遍出现。

  从六七百公里外的拉萨那边,一直流淌到这里的尼洋河,不象西藏地区的其他河流那样——湍急汹涌,带泥夹沙,日夜吼响着澎湃的浪涛声。它那宁静和安详,广阔而清醇的姿韵,让我感受到:西藏的江南——林芝的美丽和风韵,有一大半是由它的熏染而来的;另一小半,当然是和林芝所处的海拔和地貌有关。

  

  在这样一条美得能令人晕眩的河流堤岸上,我信步悠荡,就象走在自己家乡的浦江大道边那样,心里踏实悠闲,甚至比在浦江边上,还要舒坦。我知道,这是因为林芝的人流,远远的少于家乡。少了人声喧闹的人群,就能使自己整个儿的身心,更容易全部的溶于这青山绿水和大自然之中。能和充满天地灵气的大自然,最近距离的贴合在一起,人的内心,怎会不更加舒适呢!

  在一面倾斜的宽宽堤岸上散着步,两目漫无目的的扫视着四周的景致,忽然发觉前面的灌木丛中,有人蹲坐在那里......走近了,才知道,那是一个休闲的钓者,正在全神贯注的注视着水面,右手拿捏着一根很现代的伸缩钓竿。瞧其那付专心致志的模样,大概连我走近他的身边,也没有发觉吧!看到钓者身边那个装着水的铁桶,有好几条鱼儿,在里面打转,而且个儿都不算小。无疑,钓者的家中,今晚的餐桌上,又会是特别的丰富的鱼宴。

  我不禁心生羡慕的细看了一下钓者,年轻得好象还不到可以退休的时候。看来,这里的人,生活得很是自在,生活的节奏,也很休闲。

  天上的太阳,已经斜到尼洋河对岸的山顶上去了。清幽的尼洋河水,在快要落山的阳光的作用下,泛起了晚霞一样的霓红,和我最先见到的尼洋河,又变幻了另一种模样。我贪恋落日中尼洋河水的别致霓光,还有近在眼前的尼洋河大桥,流线一样的身型,于是就沿着堤岸,一步步的向尼洋河大桥边走去。

  在靠近大桥一二十米的地方,堤岸很流畅的划了条弧线,让我顺着石梯,自然的走下了大堤。沿着人行道里沿整洁的铁围栏,我走到了离大桥最近的地方。

  围栏里侧的中间地带,有一座二三层楼高的全钢哨岗,高矗在那里。仰起脑袋,半透明的玻璃岗亭内,可以清楚的看到站岗中的两位解放军战士,在轮番严密的注视着跨河的大桥。战士不时的提醒着观桥的游客:不许拍照。可我实在无法摆脱夕阳中美丽尼洋河的诱惑,只好到离开岗亭的远处,去寻觅镜头。虽然远了一二十米的距离,但是总比照不到任何东西,要好了许多。在离开近桥的地方时,我偷着对了一下镜头,发觉效果反而没有后来的远处好,也许是角度的关系吧。不过,也有可能是自己“吃不到葡萄,反说葡萄酸”。

  我不知道林芝城的尼洋河大桥为什么需要严岗把守。家乡的杨浦大桥,那么的宏伟,也没有岗哨把守的。也许是因为西藏地处祖国的边陲,需要随时保持高度的警惕吧。

  尼洋河大桥的桥墩有二三十个,从近到远,我实在没有办法把它们数清楚。桥上面两侧的照明灯,也和桥下的水泥墩一样,让人眼花缭乱。只有那白鹤头般的曲线灯罩,给我留下了美极了的印象。整座桥的桥面,就象一条平坦的特级公路。公路两侧的围栏和路面下静静流淌的河水,把它和公路明显的区别了开来。

  估算不出整座大桥的长度,只觉的长得无法看清岸那头的桥头堡。唯一能留下的,是一张张摄下的大半座桥梁的照片。至于整座桥梁,却无法摄下,因为这一边的桥头堡和一部分桥身,都被岗哨和其它障碍挡住了。

  不知觉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要不是桥上的灯光亮了,几乎还不知道夜幕已临。于是赶紧“打道回府”。出到林芝,太晚了,找不到住宿的旅馆,那才好玩呢!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