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喀纳斯我们相约再见

hanping 添加于 2009-12-31 11:37555 次浏览

    8月4日一大早我们在布尔津的九华大饭店用完早餐便向着喀纳斯的方向驶去。我一边听导游讲解一边看着窗外。经常走南闯北的我,对美丽的自然风光已经没有初时的冲动与激情,但多了一分平静的思考与认真的感受。 车顺着山路左转右转,山下是湍急的喀纳斯河,我们眼中这条河呈现着奶绿色,据说,随着季节的不同河水的颜色也各不相同,上个月河水还是湛蓝的,而此时却变成了一条美丽的祖母绿飘带轻柔地系在山峦之间。顺着山势,我们时而与河水并肩而行,时而高处府撖。当车穿过一座木桥时,左右两侧的水势迥然不同,左手边河水平缓且慵懒,而右手边则是水花飞溅,欢快而奔放。

    到了“卧龙湾”,我们悉数下了车,各个都迫不及待地拿出相机,对准山下的卧龙照起来。“卧龙”是由几块草地组合而成的,从上往下看像是一条侏罗纪时期的恐龙横卧在祖母绿的河水中,不知它何时能够从沉睡中醒来。

    站在公路上,放眼看着河对岸的青山翠柏,侧耳听着松海涛声,让似火的阳光照满全身,让嘈杂的心慢慢地安静下来,想象着自己已远离了人群,吸一口气就可以随风而去了…… 下一站是“月亮湾”,在等了半天区间车后终于来了一辆空车,我们蜂拥而上,一会儿就到了“月亮湾”。这里与“卧龙湾”一样,也是从高处向远处看。从这里看喀纳斯河因山势的关系,形状如同一轮弯弯的月亮嵌入了青山之中。

    由于人越来越多,车越来越挤,我把客人们分成了几组分坐了几辆车继续往山上去,并且要求他们直接到达中午吃饭的地点集合,中途不必再下车了。其实还有一站,但人实在太多了,景区对人和车的管理显然是有些问题,不能把游人及时地送到下一个景点,因此每个景点的人就越积越多。终于折腾一番之后,我最后一个挤上了一辆已满载的区间车,找了一个还算宽敞的位置站着。真是没办法,作为陪同我总是不能尽情地享受自然带给我的震撼……,永远都是意犹未尽! 我带着几位跟我同车的客人来到了集合地点,中午在一个自助餐厅吃饭。

    导游小陈拿着饭卡来了,我们一起分发给了我们找到客人们。那位肚子疼的客人此时疼得更加厉害了,而且吐了几次,在这儿没有医院只有几个小医务所,小陈急忙带着他直奔医务所。而我在这儿继续“寻找”剩下的几位不知去向的客人。终于在餐厅门口找到了他们。饭卡都发出去了,说明客人们都在餐厅里。我也开始用餐。 我们差不多都吃完了小陈才回来,匆忙吃了几口便集合起了队伍,继续乘坐区间车向喀纳斯湖进发。那位客人被留在了医务所休息,经医生初步诊断为胃肠炎。 几分钟后我们又下了车,沿着草甸间的小路向神秘的喀纳斯湖走去。经过中午军训似的午餐后,我的心又开始被这景色所感染,慢慢地松弛了下来,拿出相机照一照眼前的草,眼前的树,远处的山和远处的松海。

     走进树林立刻觉得神清气爽,慢慢地顺梯而下,眼前出现了被群山包裹着的喀纳斯湖。一步步地走进她,按下了快门,用相机记下了喀纳斯的美丽身影。人们嘻嘻嚷嚷地从身边走过,顺着栈桥走进喀纳斯,栈桥上的人多了起来,不管我站在哪儿都会被摄进镜头里,于是慢慢地踱下栈桥,顺着栈道走向湖边。

    喀纳斯湖岸上没一粒沙子,而是乌黑的泥,走在上面软软的象是踩在了刚刚织好的羊毛地毯上,一点儿也不粘脚不打滑。湖水轻轻的拍打着岸,湖边的风带着一些凉意。身后的树荫下有一个长橙,我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喀纳斯,这个有水怪出没的神秘的高山湖泊。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慢慢地从身边溜走,风穿过树林留下了沙沙的声音,真想就这样坐着,任由时光飞逝…… 下一个目的地是观鱼亭。在那儿能鸟撖整个喀纳斯湖的景色。不过要走上一千二百多级台阶才能登上观鱼亭。我们来到车站准备搭车,那个生病的客人也来到了车站,看来他基本恢复了,心情还不错,但脸色不佳。我们挤上了一辆开往观鱼亭的车,刚开出没一会儿,那位客人就又不行了,车停在了一家急救站的门口,我扶着他走了进去。小陈则带着其他的客人继续往观鱼亭进发。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