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悲歌山海关旅游全攻略

bearhou 添加于 2009-12-31 11:37676 次浏览

在如血残阳下,蜿蜓峻岭上,在遒劲的荒漠朔风中,长城穿过数千年时光,横绵万里浩荡而来。它,作为中国人的精神生命线,二千年来历史给它带来数不尽的荣耀与痛苦,沧桑阅尽。在它脚下多少将军白发,羌管悠悠,醉卧沙场。它听过慷慨激昂的燕赵悲歌,它也熟悉音韵低沉的塞外胡笳。见过昭君手持琵琶在夕阳下落雁的回眸,听到了孟姜女那一声怆人的千古绝哭。在它古老的身躯里面,融入了太多太多岁月的沧桑、历史的回响和民族的气魄。

  多少次幻想自已策马急驰而来,而身后旌旗如云,铁骑铮铮。我到了,但山海关却已老了,昔日的金戈铁马都随着历史远去,望着前面巍然矗立的点将台,摩挲着古老的长城砖,在斑驳的城墙缝隙里,透过你的手指感觉着那些久远的流血故事和戍守边疆的将士留给山海关的荡气回肠的悲壮情怀。感受着往日的雄风,不禁让人心神恍惚,不知此刻是古还是今,岁月无情,任朝代更迭,多少红颜逝去,多少英雄安在,留下的只有如同历史一样的块块城砖,苍凉而弥坚。 那一年有一支人马在台州九战九捷平定祸乱东南沿海数十年的倭寇后,他们随着时任台州,金华,严州三府参将的戚继光和台州巡抚的谭纶北上抵御“北虏“。他们大都来自我的家乡,在离开了春雨绵绵中的江南,跪别白发双亲,跨上战马,伴着朔风中的军旗,踏着尘土一路北上,从此多少“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在此后的生涯中他们的目光始终朝着北方,每天都面对朔北敌阵,时刻警惕的注视着关外异族的一举一动,不曾再回首南望,直到有一天,他们再也站不住了,在倒下的刹那间把才把最后留恋的那一抹目光投向了遥远的江南……

  戚继光和谭纶在驻守台州时对于整修台州城墙的积累下来的经验,也为他们后来在镇守蓟北时全面改造和整治明长城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著名学者罗哲文先生称:“现在北京八达岭、慕田峪、司马台、古北口,天津黄崖关,河北山海关附近的老龙头、角山等处长城的雄姿,均是经戚继光根据台州城墙改进之后留下来的”。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