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禾木,新疆的童话美境

hanping 添加于 2009-12-31 11:37846 次浏览

   “真想在这里生活,有一群牛羊,一群孩子......”,当我们路过图瓦人居住的小木屋时,见到他们的悠然自得,不禁感慨着。是啊,在这喧嚣的世界放牧心情也是奢侈。 禾木乡是中国西部最北端的乡,是著名的图瓦人村庄之一,距喀纳斯60公里,位于喀纳斯河与禾木河交汇的断陷盆地中。居民大部分为蒙古族图瓦人,小部分为哈萨克族,以游牧为主。尽管禾木已经充满了各类山庄和旅馆,但仍是一个相对原始的木屋村落,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电,更没有电视。 

    我们进入禾木村时天色已晚,夕阳映照着成群结队暮归的牧群,闲逸静谧,俨如世外。夜色降临,四周漆黑一片,只有天上的繁星闪烁。 黎明前,我匆忙起床雇了一匹马,赶去平台拍摄禾木村日出。只见平台山坡上已立满了三脚架,大家都在静待着日出的美景。这里可俯视禾木村以及禾木河的全景,远观日出、雪峰与涓涓溪流,近览图瓦人家,是拍摄日出、晨雾、木屋、禾木河的绝佳取景地。 呼应着漫天霞光,一缕缕炊烟从一栋栋木屋袅袅飘起。

    居高临下,极目远望,这个被白桦树,雪山和河流包围的美丽村庄,笼罩在茫茫雾气之中,漫山遍野的秋林绚丽多彩,禾木河自东北向西南流淌,原始落村与大草原和谐地融为一体,一派典型的原始自然生态风光,回到禾木村,仿佛大地流动着贝多芬《田园交响曲》的音符,处处是一幅幅美丽的画卷。一片片的白桦林、一群群牛羊和一栋栋小木屋,纷纷进入我们的视野。这些小木屋已成为图瓦人的标志,小木屋基本有大半截埋在土里,以抵挡这里将近半年的大雪封山期的严寒,特别的原始古朴,带有游牧民族的传统特征。房顶一般用木板钉成人字型雨棚,房体用直径三四十公分的单层原木堆成,既保暖又防潮。 我骑着高头大马,在牧羊犬的追逐下奔跑起来,一任自己陶醉在这迷人的童话世界,在瞬间好象回到了清泉般无邪无欲的童年…… 最远的路在脚下,最美的风景在远方。

 

   禾木是喀纳斯民族乡的乡政府所在地,距喀纳斯湖大约70公里,周围雪山环抱,生长着茂盛的白桦林。每到金秋时节,白桦林一片金黄,映衬着银色的雪山,林边图瓦人的木屋更显安详。

     我们在9月4日的黄昏到达禾木,在夕阳的余晖笼罩下,整个村庄显得那样的安谧。一座座木房子,用木栅栏围起来的庭院,草地上悠闲走动的牛马羊,庭院门口友善的小狗,真像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

     由于俞姐坐李师傅的车到禾木,比我们先到了三个小时,早就帮我们安排好住宿了。我们住在青年旅社,六个人住一个大房间、六张床的大通铺,每人住宿费20元,洗澡另外加五元。禾木有自己的发电机,所以洗热水澡很方便。禾木还有卫星电话,前面忘了说明,在徒步到禾木的路上手机都是没有信号的,在禾木村也是,所以卫星电话是唯一方便和外界联系的工具。洗完澡后,我们吃了一顿昂贵的晚餐。来禾木之前就知道这儿的图瓦人以放牧和狩猎为主,再加上交通极不方便,所以禾木的青菜和水果都很贵,但没想到其它的食物也很贵。我们点了一份冷水鱼(4条鱼45元),一份手抓羊肉(四根骨头2公斤120元),一份大盘鸡,其它的记不大清了,一共花了360元。吃完饭已经夜里11点了,由于太阳下山多时,禾木变得很冷了,我把带来的衣服全穿上,还是感觉丝丝凉意不断入侵我的身体。这时候的村庄更安静了,除了一些还未入眠的旅行者在商讨行程和偶尔传来的犬吠声,就只听见四周的风呼呼地穿梭在树林中。因为想第二天一早起来看日出和炊烟,我们早早的准备休息。(就寝前,俞姐突然提出要改变行程,明天在禾木呆一天,晚上再出发到喀纳斯。理由是,白天走的野路太危险了,夜里可以走一段公路,不那么危险。为此,我们发生了一些争执,结果是,小谢决定脱离团队独自行动,而我们仍旧在明天早上出发,但可能会稍晚一些。)

     9月5日清晨,驴友们定的闹钟陆续响了,而我却感觉疲惫之极,可能是前一天5个多小时的徒步开始发挥作用了。Zhu可不管我怎么累,硬是把我拖起床,催着我穿好衣服,就赶着我出门了。我迷迷糊糊刚出门就听到村庄里一片鸡鸣狗吠此起彼伏,紧接着一阵凉风扑面而来,好冷!我一激灵,清醒些了。此时(7:30)的天空还是灰蒙蒙的,村庄笼罩在一片迷雾中,只能辨别出远处山的影子,近处房屋的形状。我们原想爬上山头去好好地欣赏炊烟和等待日出,可是当走到村边的小桥,就被这儿的美景吸引住了,再懒得挪动脚步了。在渐亮的晨曦中,脚下是潺潺流动的清澈的河水,眼前是淳朴而安静的村庄,背后是刚刚苏醒的山头,这一切是这样的惬意、美丽。我们都举起了相机迫不及待地把美景记录下来。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