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在榕江感受别样风情

hanping 添加于 2009-12-31 11:371004 次浏览

 

   宰荡侗寨位于贵州榕江县城东北,西距县城20余公里,东距载麻乡10公里,距离丰登侗寨4公里,它和附近的加所侗寨同属一村(而丰登和宰闷是属于一个村)。全寨共170户,1000余人,皆为侗族。这个在驴友中非常知名的侗寨享有极好的口碑。为此我们在行前就查阅了关于它的若干资料。真正的宰荡之行也给我们留下了完美的印象。

    我们是从榕江县城前往宰荡的。此行还要格外感谢游多多的“中央一台”广东朋友在网上给出了宰荡杨老师的手机电话,是我们此次旅行格外顺利的前提。

    接上一篇摄影日志所述,我们继续乘坐小罗的车到了宰荡侗寨。付给小罗车费每人10元。

我们见到的是一个生机勃勃的侗寨。村寨四周树木秀立,山清水秀,小溪潺潺,乡土田园风光,魅力独具。居于此地的侗族属于榕江县侗族六大支系中的苗兰宰侗族支系,他们不仅在服饰上独具特色,在房屋建筑上具有侗族传统的古朴庄重韵味和风格。而且民族风情也保存完好。

         杨老师的家还要往寨子的纵深行走一段距离,当地人称为“寨头”。我们在半路上就遇到了杨老师,一个非常朴实憨厚精明能干的年轻人。大家相见就象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亲切如故。一路走一路聊。转过一个山坳,远远就见到杨老师的家,是暂新的房子,传统的侗族民居样式,建筑在一个小水库的边上,视野开阔。我们见到不时有裸体的小男孩在水库里游泳。大家都夸杨老师家的房子漂亮,的确是很不错。

    稍事休息,我们通过杨老师邀请寨子里的小姑娘们来唱侗歌。杨老师欣然答应,马上通知她们准备。大约一个小时后,翘首以盼的五位盛装侗族小姑娘从远远的山坳走来了,身上的银饰随着她们袅娜的脚步有发出轻轻但很悦耳的撞击声音。美!赞叹···真象五个小仙女呢,她们都只有13岁哦,六年级刚毕业的小学生。没有过多繁冗的仪式,她们在杨老师家房子外的空地上一字排开,随即亮开了歌喉。

    虽然早有些准备,但我们还是被深深折服和震撼了。这童声的侗歌,真是绝对的纯粹甜美,醇得让人心里一片明亮。这纯仿佛是最纯净透明的清泉,可以洗净一切污浊,可以涤荡世间的一切丑恶。三角架上的摄像机虽然早已准备好,自动录下这美妙绝伦的歌声和小姑娘们认真专著的表演,但我还是不放心地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它的状态,生怕录不好每个细节。歌声中不断穿插着我们照相机“咔喳”“咔喳”的快门声音。精彩、极爽的旅游体验,超级、美妙的摄影享受。我们的精神完全被陶醉在其中了。

      

    

    唱完一曲,小姑娘们简短地协商了一下,又开始下一曲。领唱的小姑娘站在中间,她的歌声显得格外甜润,小姑娘们之间的配合如此协调,令人想到天衣无缝、天籁之音这样的形容词。站在最左侧的这位小姑娘表情最为丰富,非常可爱。可以看得出她们完全融入到侗歌的意境之中了。

    场地上阳光灿烂,天热加上极尽心力,小姑娘们的额头上渗出细细的汗珠。我们请她们转移到杨老师房子屋檐的阴凉处继续。唱完合唱又是对唱,两个人在左,三个人在右,一问一答,巧妙的和声、动听的旋律浸润着我们的心。

    虽然我们听不懂歌词的涵义,但依然可以体味到她的亲切与美好。相信最牛的写手竭尽自己的词库也不能穷尽这侗歌的魅力。我们只是陶醉、再陶醉···陶醉之后就是油然而生的敬意,正是她(他)们,这些值得尊敬的侗族同胞在当今这个花花如也、酒绿灯红的商品世界,依然自觉地坚持格守着自己的民族传统,而这也正是我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的一部分。所以格外显得弥足珍贵啊。

    美妙至极侗族大歌历史久远,早在宋代就有记载,其特点是无伴奏多声部合唱。歌词主要以歌唱爱情、歌颂本民族的英雄人物、再现现实生活和历史。歌声浑厚,刚劲有力,节奏自由,缓急有序,高低协调,和声完美,时而低回婉转,时而气势磅礴,实属世界音乐殿堂之珍品。西方音乐界孤陋寡闻,居然闭着眼睛放言“中国民间没有多声部合唱曲”。我们侗族大歌唱响世界之时。给了这些所谓世界级的大腕一记响亮的耳光!他们不得不惊讶地将侗族大歌誉为“东方魔音”。宰荡的侗歌之所以能得到很好的传承,还要归功于他们思想高度的认识和相应措施的实施。因为他们知道这是本民族难得的遗产,宰荡村里有歌师,世世代代免费教孩子们学习侗歌。学校里从学前班到六年级也均有侗歌课。除了侗歌,宰荡还非常重视其他方面侗文化的传承。据杨老师讲,这里的小学实行的是双语教学,侗语言教学有榕江县侗汉双语工作站编写并下发的正规教科书。侗族的历史、民间故事、民族礼仪从小就输入进侗族孩子们的心里。所以难怪宰荡小姑娘的侗歌唱得这么好,原来是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做支撑的哦。“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他们重视并真正做到了这一点。活出自己的精彩来!他们是非常聪明、非常正确的。相比有些地区的少数民族,自觉不自觉地被所在地的强势民族所同化,正在逐渐地甚或是迅速地失去了自己民族的特色,孩子们甚至不会讲自己民族的语言了。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啊···

    有一位驴友说得好:为何侗歌如同天籁之音,因为他们是用心去唱,而听者是用心去听,只有两者都用心,才能达到心灵的交融。也许只有这样用心的民族才会发展出美妙如斯的音乐,侗歌正是上帝对用心的民族的慷慨,也只有真正张开心灵的耳朵,虔诚去聆听的人,才能听到这一首遗世的雅歌。

    演唱完毕,她们很腼腆地接受了我们给的报酬。然后我们继续给小姑娘们拍照、合影。她们很高兴地吃着我们从北京带来的糖果。温顺地摆出一个个非常自然的姿势请我们拍照。还有几个一起来听侗歌的二年级的侗族小姑娘,光着小脚丫,非常可爱。我们跟其中的一个合了影。

   

    最后,唱侗歌的小姑娘们还热情邀请我们去她们其中一位的家里,拍了她的织布机,小S还穿着侗族盛装,包括榕江侗族特有的白色侗衣,化了装,小K给她拍了不少照片。

  

在宰荡鼓楼前的广场,我们还拍到了传统的难得一见的织布场面。

     宰荡侗寨鼓楼建于清朝乾隆年间,为单檐歇山顶民居式木瓦结构建筑。楼高12米,有经柱4根,柱距3米,每柱高8米,檐柱8根高4米。鼓楼底层中央有圆形的火塘,直径1.8米,四周均置有长凳;整个鼓楼檐飞角翘,八面玲珑。楼顶为八角赞尖,葫芦宝顶上雕有鸬鹚1只,造型别致,风檐板上绘有双龙抢宝、人物故事、牛马虫鱼等彩色图案。鼓楼底层周围建有花窗,窗格上雕刻和各种花鸟,形态各异,栩栩如生。

        宰荡风雨桥也很壮观美丽,始建于清乾隆年间(1736~1795年),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重修,为亭廊式七开间,桥长17.4米,宽3米,上建桥廊,悬山顶,上覆青瓦,廊沿置板桥栏,栏内置长凳,长廊正顶上置二重檐桥楼,小巧玲珑。

    晚上,在杨老师家用晚餐。杨老师和他的父母非常热情地招待我们这些远道来的客人,拿出他们最好吃的食品。杨老师的淳朴热情令我们感动:一碗鸡蛋汤居然打进10个鸡蛋。杨老师还把我们从北京带来送给他的烤鸭也开了包装一并拿到桌子上。小罗也过来和我们一起进餐,大家其乐融融地喝着侗家米酒,品着美味。好不快活···

    夜间,我们在屋前的空地上看星星。和在北京混沌污浊的夜空看星星的感受绝然不同,在北京你只会看到寥寥几颗可怜的星星悲哀地向你挤着眼泪,而这里,是那满天璀璨的繁星一起调皮地微笑着向你眨眼睛。虽然小时候也曾看过满天繁星,但时间久远,也慢慢淡忘了。现在到农村来看星星,绝对是一大享受,会令一直在大都市生活中的你愕然、震惊——你会感叹原来宇宙中还有这么多物质,原来我们地球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分子哦。看着这广袤的宇宙和数不尽的星星,想小小的人类又有什么值得骄傲和狂妄自大的资本呢。

    翌日晨,我们该离开宰荡上路了。因为小罗早在凌晨4点就出发送卖菜的乡亲去榕江,我们来不及搭他的车。还是杨老师(他称呼我“伯伯”,而我的确比他的父亲还要长九岁),他二话不说,用一根扁担挑起我的行囊,热情地送我们到丰登路口。一路上我们饱览侗寨美景:那滴翠的田园,清澈的小溪,远处朦胧的淡淡晨雾,典型侗族风格的民居,所有这一切都是如诗如歌般的美丽···

        回来一个多月了,还是萦怀着这难忘的宰荡之行。一个有着天籁之音侗歌的地方;一个有着如诗如画田园的地方;一个有着乾隆时代古风雨桥的地方;一个有着满天亮晶晶繁星的地方;一个招待你一个蛋汤里就放10个鸡蛋的地方···你能不怀念吗?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