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属于男人的罗马城

bearhou 添加于 2009-12-31 11:37748 次浏览

 

DK一书将罗马市 区分为5大板块,分别是The Vatican and Trastevere,Piazza Navona,The Ancient Center,Northeast Rome和Aventine and Lateran。你可以根据区域远近安排行程路线。我们住在Aventine and Lateran这一区。

昨天去了西北角的梵蒂冈,虽然由于下雨没能去成圣彼得教堂,好在罗马始终是我们前往西西里岛和希腊的枢纽站,加之申根国家之间往来的便利因素,所以待西西里岛回来再找时间也未迟。

那么,今天计划的主打景点就是著名的罗马斗兽场Colossuem,附加几处往返必经之路上的教堂及其他,比如真理之口Santa Maria in Cosmedin。 当 我们推开San Giovanni in Laterano教堂厚重的大门时,时针刚刚对齐9字。据说教皇会在每周一或周二从阳台向广场上德教徒致福。教堂礼拜大厅此刻空无一人,清早的阳光一束束 从窗口射入,有虔诚的齐咏的颂歌从小厅里传出,眼前仍旧是气派非常的壁画,冷冷冰冰的大理石 雕像,金碧辉煌的圣物装饰,永远闪烁的温暖烛光......投下一枚善款,便可燃点整个大厅的光明,耶稣的半身像即刻显现......似乎一切都恒久不 变,也永不愿作改变,厚重的大门相隔了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歌声嘎然而止,有众人起身的声音,教堂的门被推开了很多次,游人们举着相机,匆匆 地来,匆匆地走,静悄悄地......大理石拼嵌而成的地板仍然光洁如往昔......我抬头望一眼变得灼目的阳光,默默的圣坛又沐浴在其中,从顶端开始,一点点往下......关上厚重的门,刚才看到的那一切也被关在了身后...... 

罗马是欧洲大城市之一,但也能以脚步丈量。走过三条街,已经能看到路的尽头,是一庞然建筑物——罗马斗 兽场。此刻云层积聚,天色变得不明朗。当然,我带上了伞。我们先见到的是斗兽场的后面,马路上车来车往,繁华闹市景象,似乎无视其存在,本来嘛,它已经屹 立在那里上千年。绕到斗兽场的正面,一个华裔面孔的女孩迎上来,问我们要不要导游,我们摇摇头谢谢她,她有些失望但还是礼貌地回应继续在路边等待。

斗兽场又要排长队,这几天排队排得有点烦。还好,井然有序,不多时即轮到我们。斗兽场单买是11欧一个成人,比梵蒂冈博物馆的门票便宜1欧,也可以使用罗马卡(Roma Card),包括几个景点、教堂和博物馆,但是有效期是3天,我们思想斗争了下,还是买了。(后来综合比较,还是Verona Card最经济,性价比最高)因为下雨的缘故,斗兽场内部有些地段漏水,地上湿湿的,有些泥泞。意大利文物维护的一大特点就是放任由之,尽量保持原貌,所以我们看到的都是像杂草丛生、乱石成堆、垃圾场一样的地方。 

斗兽场是古罗马进行角斗比赛的地方,始建于公元79年,象征着古罗马的 光荣和力量。斗兽场的最底一层是连通的,阴森森的,要有灯照明,有点像地下洞穴。有几个进场的入口,由石阶而上,结构与现代的体育场相仿,所以说古代人相 当有智慧。根据观赏者阶级等级的不同,也分为不同等级的观看席位。不亲眼看到斗兽场的内部结构,真难以想象以前的搏斗场面是如何发生的,场内沟壑丛丛,巨 石裸露,有导游指点着从哪里放出野兽,从哪里走入奴隶或者战俘,而这些鲜血淋漓的血腥场面又如何博得众看客的欢呼声,即使一些足够强壮的勇士能将凶猛的野 兽杀死,侥幸逃脱野兽尖利的恶爪,或者战胜其他角斗士,没有独裁者苏拉的偶然恩赦,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场,获得自由新生。  走出斗兽场,释放有点压抑的心情。广场上小贩们在售卖非常便宜的明信片,可是质地粗糙,不过有不少国人光顾。小贩们也技巧熟练得用中文推销,也有中文的招牌,面对庞大的中国游客市场,小贩们也意识到日文、韩文的前面得加上中文了。 

斗兽场旁是君士坦丁凯旋门,再往后走有一处古迹,我们没去,径直向古罗马广场(Rome Forum)走去。走上一条土路坡,眼前是一片废墟,这里就是古罗马广场的遗址。面对这些残垣断壁,我心生失望,努力想象这一片败落的广场在千年以前的繁荣,依稀能辨出当时的元老院、神殿、交易市场、城门等处所,还有始终如故的罗马擎天大柱。   

不知不觉中,已经临近下午一点。街头买了一个三文治果腹,4欧唷,还是备好料微波炉里再现叮的。(其实嘉旺的热菜热饭算不错了)从罗马广场转一个弯,即是罗马博物馆Capitoline Museums。该博物馆以收藏养育罗马王 子的母狼的青铜雕像She-Wolf著称。传说,公元前1000年,有一个Alba Longa国,这个国家的国王的弟弟Amulius阴谋篡位,杀死了国王,又杀死了王子,并强迫公主Rhea Silvia做了女祭司,终生不得结婚生子。但战神Mars却神奇地令Silvia怀孕了,并产下一对孪生子。Amulius命令将孪生子投入台伯河中。 孪生子没能淹没在台伯河Tiber River中,反倒冲到了岸边。孩子的哭声引来了一只母狼,她动了恻隐之心,用自己的奶水哺育了两个孩子。这两个孩子其中的一个Romulus后来成为了 一座新城的最高统治者,并用自己的名字将这座城市命名为Roma——罗马。

位于广场两侧的博物馆大楼是从地下相连的。我们在馆内找到了LP封面上的大食指,此食指我们请教过在火车上偶遇的意大利同行,这是不是一个著名的手指,那先生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在这个博物馆,居然被我们找到了这个非著名手指头,我自然兴致勃勃地举起书和我的手指头与这个硕大的食指合影留念啦。    

参观完博物馆(这一路走来已看过了许多的博物馆),我们走下广场的台阶,继而向左转,朝真理之口进发。真理之口能测试出说谎的人,当一个不诚实的人伸出手去,真理之口会合上。虽然这是一个传说故事,但是吸引了全世界的人民将手放入河神的口中来勇敢地检测自己的真实。《罗马假 日》中也有奥黛莉赫本将手放入石像的口中的一幕。所以,当我们终于找到那所不起眼的教堂时,却发现真理之口的前方是长长的等候队伍。人们依次将手伸入河神 口中,请排在身后的人帮忙照相,提前调校好焦距和自己想要的画面,轮到自己时告诉人家快门在哪里,这使得整个过程非常流畅,效率效力都高。比较之下,国人 总是蜂拥而上占着有利地形不肯罢休,单人照、双人照、男生照、女生照、混合照、集体照、各类组合一照不休,可真应该学习下外国人。教堂内没有什么看头,我 们立即闪人。 

意大利一向以随意著称,街头巷尾随地而坐者众。但是我在The Capitoline Hill卡皮托林山的无名战士纪念碑看到了他们的庄重和严肃。先是一个小门进出,有人把守,衣冠不整者免入,进入后严禁坐在大理石台阶上,严禁坐上大理石围栏,严禁大声喧哗......因为这里是表达哀思和尊重的地方。洁白肃穆的大理石构成了纪念碑的主体,这里地势较高,从这里望远,能将整个罗马城尽收眼底。青铜制成的雕像高高耸立,将军驾驭骏马,马蹄微抬,似乎即将领军出征,那飒爽豪迈万丈可与天竞高;战车隆隆,天使吹响号角,战神的翅膀用力张开,千钧一发,箭在弦上。我在想,那北京城内,景山之巅,也曾经有过如此这般的帝王之气。君临城下。 

红绿白旗在风中飘扬,火焰冉冉。碰巧遇卫兵换岗仪式,有国人冲上去欲拍近镜头,被卫兵冲外的枪口所遏,讪讪地回到原位。看了那么多卫兵换岗,脑海里始终存档的是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升旗仪式时向高处奋力挥出国旗的那一幕! 沿阶而上,是一处军事博物馆。我们没进去,凭栏远眺一番市景,已深受气氛感染。   

打开地图研究一番,发现古罗马用 于供奉众神的万神殿Pantheon离此不远,遂继之。刚走到神庙的门口,天空开始飘雨,可参观人潮依旧汹涌啊。坐在路牙子上写明信片,好不容易发现的烟 草店买好邮票,照旧Seal with Kiss,希望扔进红色邮箱的明信片能够顺利到家——因为邮箱实在脏透了,有涂鸦也有香口胶的残余痕迹。不过,这符合意大利的品性。光线不好,从神庙的圆形天窗投射下来的自然光无法使整个神庙内部豁亮,所以照片都有些模糊。 

我们的双脚是最好的交通工具,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来到广场Piazza Navona。那许愿池Fontana di Trevi后的宫殿虽然在维修,但依然人满为患。据说背对许愿池抛下一枚硬币,某一天便能重返罗马。我在看到广场上密集的人群受惊过度,居然瞬间忘记了还有这一茬,转而投向吹起号角的摩尔人雕像喷水池处照相,假意深沉的模样。 

赶乘地铁的路上,特意绕去西班牙广 场Piazza di Spagna and Spanish Steps看了一眼,哦,我的天啊,阶梯上人挨人坐满了人,那架势惊人,每一层都不落空,阶梯被人完全遮住了,看不出本来的面目,这让我不由得想起蜜蜂和 蜂巢。好吧,反正今天天气欠佳,下次我早一点来,躲开人潮,成就我的罗马假日。 

-------------------------- 

搭乘晚上的航班到达西西里岛的首府Palermo帕拉莫。机场大巴的终点站是市区的火车站。夜已深,12点多了,路上没有几个行人,天还在下雨。司机不懂英文,大巴落客后人即四散。我们赶紧追上一个背包客问路,她也只知道大概方向,按照地图的指示,我们预定的酒店应该离此地不远。 

火车站广场上只留下我和Dustin两个人的长长身影,雨夜的地面还泛着昏黄的灯光,偶有小车经过,又消失 在夜幕中的街尾。我们犹豫地走向一条街口,看到空荡荡的街终于有个人影,他正在哗哗地扫大街,用的居然是——扫帚,但是,当Dustin拿着酒店的确认函 走向前问他,他躲开了,再问,再躲,一脸的惊恐表情。看来我们吓坏人家了。我们互相对望一眼,很无奈。好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街口突然晃出一个男人,我 们自然不能放过,这个男人手一指,头一点,我们基本上一块石头落地。再一看,扫地的男人已不见踪影。 

小城的人日落而息全世界都一样啊。我们非常抱歉地敲开一栋老楼的大门,登记入住。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