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珠海御温泉体验之旅

老狐 添加于 2009-12-31 11:37614 次浏览

 

引子    前两天邻居阿布送了两张珠海御温泉的票给我(票的原价是128元/张)。这票十一之前一定要用,不然就作废了,她如此交待。

 

    对于珠海御温泉一直只闻其名而不知其详,更没有去过,这下终于有机会亲自去领略一番了,可惜老公没空,便拉着妹妹同去。

    去之前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想找到一条最便捷省钱的路,然而,不能得。御温泉的网站首页倒是有个交通路线图,分别对从珠海、中山、广州、佛山、深圳等地出发的游人作了引导,甚至很先进的弄了一辆车在地图上行驶,A线,B线,到哪儿该转弯,都很清楚地作了标识。然而,这是针对有车一族自驾游的。对于坐公交车出游的人倒没有什么指示,既没有AB线路的比较,更没有说明该坐哪一路公交到哪儿转车。也许现在有车的人多了,自驾游成了主流,我等坐公交车出游的人可以忽略不计,不能怪御温泉网站设计得不周到。再去别的网站浏览了一下,总算从个别自由行的旅者的字里行间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加上我总算是知道珠海御温泉渡假村位于珠海的斗门区,只要大方向不错,一路问过去总会找到的,俗话不是说“路在嘴上”嘛。

 

    我们早上9点左右从张家边出发,坐48路车到三乡,花了大约一个小时。在三乡的雅居乐下车后,等了大约15分钟,坐上开往斗门的小巴,这个小巴可惨了,没有空调,热得很,然而我还是发扬我的一贯作风,不顾颠簸和闷热一会就进入梦乡。等我醒来,小巴已经行驶在一片田野里,我正在狐疑,售票员说:“到站了到站了。”

   “到哪个站呀?”我怀疑我还在做梦。

   “到斗门总站呀。”售票员气定神闲地回答我,不象是撒谎。说话间,车子已经驶过那一小片田地停到马路边一栋楼房前,抬眼望去,马路对面就是“斗门汽车总站”几个大字,我这才定下心来,下了车。从三乡到斗门,据那辆车上的售票员讲是45分钟。过马路,进汽车站咨询前台小姐:“609路车在哪里坐?”(因为我在网上有看到网友说到了斗门可以坐609路车直达珠海御温泉)然而,那靓女说这里没有609路车,要坐得去井岸大厦那里才行。晕。

   “那去井岸大厦又怎么坐车?”我顾不得晕,赶紧问。

   “在这外面任何一辆公交都可以到达。”

   “要多久时间?”

   “十多分钟,过了桥就是了。”真是奇怪,同是一个区,为什么还要这样转来转去,不直接开过桥去呢,那靓女的解释是对面井岸大厦那里是长途汽车站,开往各地的车都有。走到外面准备坐公共汽车,却没见几个人,这时有摩的司机凑上前问去哪,知道我们去井岸大厦后说,“坐我的车走吧,快!反正你们坐公汽两个人也得四块钱,坐我的车也就五块钱。”我一听有理啊,不用说了,坐上就走。

    到了桥对面,那司机就放下我们走了,我们还是没见车站和609公汽的影,只好站在那等,这时又过来一摩的,问我们去哪。我就说我们不去哪,就在这等609路车。那人说,609哪会在这里停啊,这里没站,要再往前走几百米才有,不然我送你们去?既然是几百米就算了,我们走过去就行了。谢过他往前走,才走没多远就见一辆609路车迎面而来,我使劲地招手,它果然不停。不由得有些怪那之前的摩的司机不太老实,不将我们送到公交车站就放下我们了。走到公交车站,大约又等了个十多分钟,我们正在犹豫要不要打个的去御温泉时,又一辆609终于来了。再坐了20多分钟车,才见到座落在青山环抱中的珠海御温泉。

    天哪,我都说了一大堆还没有说到正题。兜兜转转,整个过程花了3个小时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

 

    珠海御温泉的外面环境一般般,其貌不扬。一切尊贵感受都是从里面开始。

我们才走近御温泉度假村的大堂,就有一位靓女撑一把大伞过来接我们,到了前台作了登记,拿了储物柜的钥匙,就有另一位靓女带我们去女宾更衣部冲凉、换衣服,然后有人指引着进入露天温泉区,温泉区入口旁有一个整个园区的平面图,所有温泉的位置都标识得很清楚。有华兴池、名木温泉、名花温泉、咖啡温泉、酒温泉、花草药温泉、石温泉、音波喷射温泉,瀑布温泉、温差浴,六福汤N次方等二十余种各具特色、功效的露天温泉池。

    在那张平面图上,很清楚地可以看到,位于整个小区中央的华兴池形状就像中国的版图——一只仰首的雄鸡。小区里的温泉池不用说全是用石头彻成;而所有的建筑则都是木头做成的,包括那些个盖在池子上的亭子,整个风格有点象日式也有点韩国风情,具体我也说不上;那些工作人员穿的衣服则全都是带有亚热带色彩的,给人一种很清新、很休闲的感觉。

 

    我们先去中药池泡脚,刚进去,就马上有工作人员过来将我们的拖鞋掉转头来,以便我们起身时就可以穿上鞋子,从别的温泉池里起身出来,马上就有服务生从旁边递上一条干净的大毛巾,让披在身上以免着凉。每隔几分钟就有服务生端来果汁饮品问你需不需要,那种感觉好极了,说得夸张些,简直比帝王将相还要爽。事实上,这种待遇在古代也只有帝王将相才可以享受得到。作为现代的普通人能够有这种生活,一是靠社会的进化、发展,二是靠政策好啊。躺在华兴池那个人形的躺位上,头枕着石枕,望着天上的白云在碧空里涨了消去,然后又聚拢来,池周围的榕树荫里不时传来鸟鸣啁啁。就如池边木牌上的那句广告语:这一刻,我可以什么都想,也可以什么都不想。

     温泉虽多,我和妹妹还是下决心要一一泡完,于是,我们不断从这个温泉池起身到那个温泉池,在41度的名木温泉,我仿佛听到毛孔张开的声音;在40度的花草温泉里,我又好似听到了鲜花盛开的声音;在咖啡温泉闻着浓浓的咖啡香,感觉自己的皮肤都要跳舞了;在酒温泉里,不会喝酒的我早已迷醉;而在香薰温泉里,我幻想自己变成了下一个香妃···

    41度的水温在这个晴朗的天气里感觉有点烫,我喜欢将自己的脸仰起来,让那些屋顶上的喷雾喷到脸上(每个温泉的亭子上空都会有一排小小的水管,上面装了些喷头,不时会有水雾喷出来,我想是防止空气干燥的吧。),这样脸上冷丝丝的感觉就赶走了身体发烫的感觉,那是一种很奇妙的很轻柔的冰与火的感觉,有一点点冰,有一点点烫,恰到好处。

     泡到后来,我和妹妹都不好意思再让那些服务生帮我们掉转鞋头和叠毛巾,所以我们每进一个温泉之前都先将自己的毛巾叠好再放到旁边的石头上,并将自己的鞋头摆正。呵,看来我们都不是当皇帝或妃子的命啊,不能安然享受别人给予的幸福。

 

    泡温泉也是一种很耗体力的事儿,泡了温泉之后才更欣赏白居易的那句关于贵妃出浴的诗: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刻画的是多么逼真啊。泡累了,我们就去休息厅小憩,那里有免费的水果,奶茶及三明治供应。不过,比较麻烦的就是休息厅不让穿着泳衣进去,一定要换成里面提供的古装便服,那种便服也是很贵气的样子,衣料上全都是龙的图案,乍一看过去,休息厅里个个都是“朕”。

     当然,温泉区也有许多收费项目,比如冲凉时可以选择的擦背服务,说是扬州功夫,38元/小时,够贵吧,估计擦上一回得把几十年的陈垢给擦没了;有钱人泡温泉之前也可以先来个全身经络疏通,也是几十元一个钟的;泡到中途,可以采耳,也是38元/小时;女生可以来个全身香薰精油推拿,这个更贵,298元100分钟;还有其它的许多项目不一一枚举了。

 

     既然来的是温泉,那么来之前目的已经很明确,就是泡,除了泡,其它的一概可以忽略不计,包括来时旅途的劳累和中途饿了时不得不吃我不喜欢吃的三明治。所幸,泡的过程是非常愉快非常享受的。如果非要我用一句话来概括去珠海御温泉的感觉,那就是:去时象在地狱,到了象在天堂。

 

后记:

    泡到下午大概三四点吧,我开始为回程发愁了,想一想来时费尽周章,光转车就转了五次,难道回去也要这么折腾吗?这时,就有点羡慕人家有车一族了,有车还是方便许多啊,省时省力。于是开始做白日梦,今天要是能遇上一个中山人就好了,最好那人是开车来的,最好车上还有两个空位。

    三四钟之前,除了有个在斗门宁海世纪城买了房的深圳人想将她的房子转卖给我们而主动和我们说话之外,我和妹妹没有主动和任何一个人说过话。我想,我必须得试着与人交谈了,最好能在五点钟之前碰到一个开车来泡温泉的中山人。如果五点钟还没有碰到,那我和妹妹就必须得马上离开去开始坐公交车了。

    有时天意虽弄人,也挺会成全人的。在泡金银花泉的过程中,我和妹妹聊天时,有个大姐答了句话,我马上接过话茬和她搭讪起来,问她从哪里来?她说中山南头,和老公两人开车过来的,等会还有几个朋友过来。还真给我遇上了,我心中窃喜,但我还是不敢将我的想法告诉她。只是和她闲聊了几句别的,后来我们出来就分别进了不同的温泉,一下子就这样走散掉了,我有些后悔我的胆小,以致错失了一个机会,妹妹安慰我:一定还会遇上的。

     果然,过了不多久,我和妹去游泳池那边的地热带,就见她和她老公躺在躺椅上休息,我终于鼓起勇气走过去和他们说话,并说出我们想坐他们的顺风车回中山的想法,我怕他们回绝,很急地说:“我们给车钱的,只是不是想坐公交车转来转去的麻烦。”

    那大姐的老公是个大好人,他几乎没有考虑就说:“可以啊,你们坐我的车回中山,不要你们的钱。”

    “钱我们是一定要给的,不然不好意思。”

    “这样吧,你们坐我们的车回去,你们出路桥费就行了,不收你们的钱,你们如果觉得不好意思的话。”那位大姐看起来比较厉害。但我还是很感激她没有拒绝我们。

    因为不用坐公交车了,一下子就节省了一两个小时出来,我们可以在里面多泡一会了,我和妹妹于是将六福汤挨个泡了一遍,有人泡过汤后就坐在温泉边的大石头上练瑜珈。

    渐渐地天黑了,渡假村各处的灯次第亮起来,温泉区的夜色也别有一番风情,许多人这个时候才刚刚入场。

    回中山走的是高速,一个小时就到了。温泉之旅圆满结束。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