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有一个地方叫山南

恶魔 添加于 2009-12-31 00:002303 次浏览

在金色的秋季,记者来到了西藏。此行的目的地有两个,一个是拉萨,另一个叫山南。完成了拉萨的采访任务,记者便驱车赶往山南----

西藏,有一个地方叫山南

初识宝地

山南是西藏自治区所属的一个行政区域,位于青藏高原冈底斯山至念青唐古拉山脉以南、雅鲁藏布江的中下游,东、西分别与西藏的林芝地区和日喀则地区为邻, 北与拉萨市交界,南与印度、不丹毗邻。全地区面积约7.35万平方公里。这个面积虽然只占西藏自治区总面积的十五分之一,但却是我们镇江市的19倍还多。 山南境内,边防线长达600多公里,中印边界著名的麦克马洪线即在其中,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从拉萨到山南地委、行署所在地泽当镇的行程大 约200公里,途中100公里处,是拉萨唯一的民用机场——贡嘎机场。其实,贡嘎机场因座落在贡嘎县境内而得名,而贡嘎县正是山南地区所属的12个县中的 一个。因此,以地理位置讲,贡嘎机场是山南的。山南人也常常因此而津津乐道。

更为山南人自豪和骄傲的是,山南地区是藏民族文化的发祥地,是吐蕃王朝和帕木竹巴王朝的发迹地。西藏的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第一座佛殿——昌珠寺、第一位藏王——聂赤赞普、第一本经书——《邦贡恰加》等都出自山南。西藏有四大“神山”,其中三座在山南。

此外,山南地区气候温和、风景秀丽,水利资源丰富,宜农、宜牧、宜林,素有“西藏粮仓”之称。沿雅鲁藏布江两岸,有万顷良田;在措美、浪卡子等县,有一望无际、牧草肥美的优良天然牧场;在隆子、错那、加查、洛扎等县的深山峡谷里,森林茂密、古树参天。

山南地委、行署所在地泽当镇,海拔3551米,现在是山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而在藏民族的历史上,泽当的地位相当显赫。泽当,藏文的意思是“玩耍坝”或“猴子玩耍的坝子”。根据藏民族的传说,藏人是从猴子变化而来的,而猴子变人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公元前200年,泽当出现了西藏的第一位赞普(赞普,藏文,意为英武之王,指藏王)、第一座宫殿、第一块农田,是当时的王都。公元7世纪松赞干布定都拉 萨后,这里一度萧条,但到了帕木竹巴王朝时期,又成为西藏的政治中心。泽当附近,有众多的文化遗存和名胜古迹,如雍布拉康、昌珠寺、猴子洞等。应主人的盛 情邀请,记者先后参观了雍布拉康和昌珠寺。

雍布拉康是西藏最早的建筑,是西藏第一个藏王聂赤赞普建起的第一座宫殿,距泽当镇约12公里。雍布拉康的名字也很有意思:按藏文的意译,“雍布”是母 鹿,“拉”是后腿,“康”是宫殿,合译为“母鹿后腿上的宫殿”。这是因为雍布拉康所在的山形像一只侧卧的母鹿,宫殿恰好建在这母鹿的后腿之上,故名“雍布 拉康”。雍布拉康雄踞山头,气势雄伟。

雍布拉康大约始建于公元前二世纪初,开始时并不是寺庙,后来第三十二代赞普松赞干布在原来宫殿的两 侧修建了两层楼的殿堂,雍布拉康遂由宫殿改作经堂。以后历代都进行了扩建,逐渐在殿堂的两边增建了门厅,南边增建了僧房。五世达赖时,又在碉楼式建筑上加 修了四角攒尖式金顶。雍布拉康的佛堂内,有释迦佛和聂赤赞普、松赞干布等历代赞普的塑像,另外还有文成公主、尼泊尔公主以及吐蕃两位大臣吞米·桑布扎和禄 东赞的塑像。这些塑像深沉朴素,甚为传神。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于1962年确定雍布拉康为自治区文物古迹保护单位,凡到山南旅游观光的人莫不到此一睹风光。

昌珠寺位于泽当镇东南约3公里处,建成于公元七世纪松赞干布时期。已有1300年历史。经过历代的扩建,昌珠寺现面积已达4600多平方米,屋顶饰以富 丽堂皇、熠熠生辉的金顶,显得雍容典雅、不同凡响。寺的主要建筑为错钦大殿,其底层布局和形制与拉萨大昭寺相仿,宽深各三间,中间为经堂,有60根立柱。 昌珠寺正殿供奉的三世佛像系全铜铸成,不同于一般寺院中用铜皮焊接而成。这里的松赞干布、文成公主等塑像,造型颇有唐代风范。寺内还设有根据佛教仪规而建 的转经廊道;在大殿的第二层,设有达赖喇嘛的行宫和贵族专用的休息室。

昌珠寺内珍藏着不少文物和稀世的珍宝,其中一幅用珍珠串成的唐卡为镇寺之宝。这幅唐卡长2米,宽1.2米,共计用去珍珠29026颗,并镶有钻石1颗、 红宝石2颗、蓝宝石1颗,以及松耳石等,还用去黄金15.5两。这里还有文成公主用过的铜锅和明朝宣德年间的铜钹等文物。昌珠寺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化内 涵,吸引着大量的游客前来参观游览、转经朝佛。1961年,国务院正式公布昌珠寺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武继烈,原名巫梅欣,我 市句容东昌镇青山村人,现年54岁。1964年,武继烈从句容农校毕业后分配到新疆乌鲁木齐工作。1969年,中央决定由新疆代管西藏的阿里地区,第二 年,新疆抽调了一批干部到阿里工作,武继烈便是其中之一。武继烈从阿里地区革吉县亚热区秘书干起,先后担任过地区财政局综合科科长、副局长,地区行署秘书 长,地委委员、行署副专员等职,在阿里一干就是23年。

第三次采访是在吃饭时完成的。听说记者要离开山南了,武继烈一定要请记者吃一顿 饭,以尽地主之谊。他还请了山南地区宣传、文化、广电等部门的负责人作陪。吃完这顿饭,记者又知道了武继烈的一个故事:70年代初,二十多岁的武继烈还在 阿里地区革吉县亚热区工作。当时,物资极端匮乏,条件十分艰苦。过着单身生活的武继烈在一个除夕之夜,被一个同事邀请到家中吃年夜饭。那顿饭,年轻力壮而 又极度缺乏营养的武继烈就着一瓶午餐肉罐头,一口气吃了13只馒头,喝干了一瓶白酒,让那位同事着实大吃了一惊。至今,武继烈还清楚地记得那是一瓶石河子 大曲,售价一元零五分。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