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贵州游记三

恶魔 添加于 2009-12-31 11:37804 次浏览

说起找旅社住店,那个司机又一次异常热情,主动开车把我们送到了一处店家门口。

不过这店家120一间房,条件还不怎么样。

没订,我们自己去找别家,换了好几家,最后选到了一家,才50元一间的大床房,而且条件还优于前者。

跟店家闲聊才知,她看我们是学生模样,所以才说少收一点。(PS:后来当她拿着我和阿一的身份证去登记的时候,差点没吐血,我快26了,阿一已经33了。)而且是自己找着来的,若是司机送来的,便要给司机40%的回扣。就不可能这么便宜了。

现在想来,我才算是晃然大悟。

这司机就在我和阿一身上就赚了不少了。

光是车费,我们两人,就是100,还有带我们去漂流,他又提成112。在等待漂流的时候,我便多次询问过他,会不会误了时间看不成黄果树?他一直保证说不会。

结果他是早有预谋,心中有数的。

就盘算着让我们漂完之后无法看黄果树,只能住店。

若是我们入住了他带去的店,他便又可以提成96元。

这样的宰客方式让我非常痛心。

在来贵州之前,就听说了很多很多对贵州不太好的评价。

而自己亲历之后,觉得更是伤心。

不愿意参团,就是不想要进店强行消费。

结果,自由行,也没有躲得过大灾大难。

贵州这样的旅游管理,让我们这些旅客觉得很难过呀。

在店里住下,便点了店家的菜来吃。

贵州有很多野菜。

这一道是土人参苗汤,呵呵,是不是觉得我们吃得黑高级呀~~

这是狗地牙炒蛋。口感很草。什么意思呀?就是感觉很象在吃草。咩~~

这就是土人参苗的具体长样。吃起来有点滑溜溜的,比较象木耳菜的味道

这是龙须菜炒腊肉,长得有点象发育不良的藤藤菜(空心菜)吃起来没什么特别的味道。不过已经算是这几道菜里最好下口的了。因为那几道菜,草味都太重了。

还忘了说,这最下面这一盘是凉拌蕨菜。不过这道菜比较常见了,便不多提了。

吃罢草宴。

一夜休整,次日早晨,在晨曦之中,便进入了黄果树瀑布景区。

这里先要步入一个奇石盆景园,其实也没什么看头,就几块石头,加一些盆景,要是有兴趣就去我相册里看吧。我连链接放入文章里的动力都没有。

终于可以远听瀑布了。

没错,一开始是看不到的,只能听。

远远的听到瀑布在咆哮。

此时便有当地人来向我们兜售雨衣了。

在网上便听说了,在这里一定要穿雨衣的,不然一定会被淋湿的。

想到头天漂流时,我便已经全身湿透过一次了,湿衣还没有干,还放在客房里。不想又带一件湿衣上路。

立刻买了下来。

不贵,5元两件。

我和阿一都套上了雨衣。途经几处观瀑台,

都还只是远观着。不过真没我想象中来得大与震撼。

还是把这里想得太过美好了。

终于要走进水涟洞了。

这里算是我比较向往的地方。

说是天然形成的洞,而且几个洞彼此相通相联,是非常之难得的。

进到水涟洞,时有瀑水滴落,便不怎么敢照相了,我可不想为了拍几张照片,害整个相机都当掉。

因为各位看客也就无法很真切的了解里面的感觉了。

只有很少的几张照片可以稍稍感受一下。

从这几张大图能体会瀑布的壮美吧~~

看到瀑布离自己这么近,最近的时候都是触手可及的。只是水量太大,冲撞得手心疼。

走完水涟洞,也基本算是游完了黄果树了。

走没多久,便来到了扶梯处,好歹能用上这个30元的票了。

憧憬着特别的感受。

结果,这30元还不比我们重庆的1元钱。

因为这个就是一般商场里的那种上下楼的扶梯,只是稍长一点,但这个长度远不及重庆的皇冠大扶梯。

重庆的皇冠大扶梯连接两路口与菜园坝,上下落差具体多少我不记得了,但我记得坐这个扶梯之长,一个单程,在扶梯上要待两分钟以上。当年才修好时说的好象是全亚洲最长扶梯,只是不知现在是否还保持这个名号。

但不管怎么说,反正这个30元的长度还不及那个1元的1/3长。

我心里那个亏呀,那个痛呀。

这贵州完全成了我的伤心地了。

到了这里,我尽被宰。

有句话说得好,你可以骗我,但请不要让我发现。

你可以宰我,但也不要让我看出来!

在打算离开之前又回到店家去吃了餐野菜。

这是瀑布鱼,吃起来还挺嫩的。过油一炸。全身酥软,而且是麻辣的,算是在这里吃的真正的美味。也非常的吸引猫。那只小猫一直在我们身边转,就等着我们丢鱼头给它。

成品就是这样

这个是灰灰菜,很奇怪的名字,很普通的口感,算是基本能下口的菜了。

隆重向大家推荐这道色泽艳亮,卖相又极品的菜,叫竹叶菜。

菜如其名,长得就象竹叶一样。

当我写到这一段的时候,我的胃酸就又开始翻涌了。

这完全不能叫菜,吃起来就跟吃草一个样。

如此特别的味道,是为专门想挑战自我,品尝极限的人准备的。反正,我们是把勉强能下咽的灰灰菜吃完了,把美味的瀑布鱼也消灭了,最终没吃饱的前提下,也没有吃完这道极品。

估计还就是这道特别的菜,害我回了重庆急性肠胃炎,还被紧急送去了医院。

伤心贵州还没有让我伤心完。

从黄果树出来,本打算应一个朋友之邀再赴苗寨。不过这苗寨也远,得先坐两个多小时车回贵阳再过去,说是贵阳出发还有近两小时车程。

本来算算时间有点赶,但还是可以去,于是赶快买票上车,司机满口应承1点半肯定出发。

结果等到2点半都没有出发。

因此,到达贵阳时,已经五点了。再去苗寨也不可能有玩的时间了。若第二日白天再玩,也不可能及时的赶回重庆处理工作事务了。

只得临时取消行程。

这一整天的时间就浪费在等车和坐车上了。

若是我一天的时间游完了三处,回的贵阳住,那么白天也可以去苗寨玩,也可以及时于晚上返回重庆了。

所以,就是这两个不良司机害我们错失了那么多的时间与机会。

买了当晚七点多的票,又经6个多小时之途回到重庆已经夜里2点多了。

贵州让我伤心还伤身。

差点拉肚子把我拉脱水了。

而且最关键是,还是在我正在主持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一下发病。

当时在舞台上,我就觉得自己快要倒下了。

全身冷汗。

脸色煞白。

腹痛泪奔。

但我还是坚持着跑到舞台旁边,坐着,捂着肚子,声音不落痕迹的主持完了全场。

之后,泪奔着被人送去了医院。

贵州,我的伤心地。

谁再叫我去贵州,我跟谁急!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