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邂逅芝加哥

恶魔 添加于 2009-12-31 11:37979 次浏览

         LG已经去过美国三次了,他很喜欢那里,说美国没有苍蝇.总想带我去,于是在今年筹划了我们的美国行,第一站是芝加哥,正是那里一年中最美丽的天气,我的心中充满了期待,想看看那大的象海一样的密歇根湖,看看那有名的WINDY CITY.

 

        总说芝加哥的奥黑尔国际机场是世界上最繁忙的国际机场之一,体会它的繁忙不难从众多等待入关的人流中看出. LG这次很背,入关时居然被美国海关叫到一个单独的屋子里去等待询问,不知道是否又有同名同姓的兄弟犯了事儿.

 

 

 

        我们的朋友LARRY接上我们时,正是夕阳西下前阳光最灿烂的时候,于是就带我们去了密歇根湖. 饶过英国女王赠送的喷泉,就是密歇根湖了.它是一片湖,看上去却像海一样没有边际,但比所有的海都安静,比所有的海蓝得都纯正,而芝加哥就在这片蓝色的湖边了。为了看更美的景致,我们又饶到湖的另一边去远眺城市的轮廓,芝加哥的林立高楼倒映在水中,映着夕阳,湖边三两的行人眷懒地走着,一对情侣相拥坐在岸边,眼前的一切,熟悉而又陌生,恍惚间竟让我觉得是从海的一边去看青岛的东部,心中竟有几分想念青岛了,那是我的家.

(从密歇根湖边看芝加哥)

         芝加哥是有名的“建筑之都”,我们正好住在DOWNTOWN的INTERCONTINENTAL,就在密歇根大街,,街上高楼的设计新颖独特,格局也好,极具特色.相形之下,外滩的万国建筑就如九牛一毛的不堪一提了.尤其喜欢那里很多相对朴素的建筑仔细看时却有细致入微的雕花,另人赞叹,心中在想,也许1871年的那场大火反而给这个城市带来了新的际遇.入夜,一幢幢摩天大楼的灯光把城市装扮的绚丽多彩,整个芝城像璀璨的宝石,让人留连。

 

(芝加哥的建筑)

        夜晚的密歇根湖安静地睡着了,连同那片蓝色。多少个夜晚, 乔丹在这里夺冠,想象中没有了乔丹的UNITED CENTER,必然是寂静的,真正去了却发现有很多象LG一样慕名而来的人. "对乔丹,除了尊重之外还是尊重,没有人有比他更伟大的竞赛精神了。"这个就是在当初刚进入NBA时曾对乔丹大放噘词的艾弗森对乔丹的看法。乔丹的大气,自信,总是轻松地面对着球场上的种种困难,他的领袖气质使他实现了一个个别人无法实现的神话.而多年后,象我们一样的人,还在为能在乔丹战斗过的地方和他的铜像合影而骄傲.

(乔丹的UNITED CENTER)

        JOHN HANCOCK大厦的95层有个很写意的餐厅叫SIGNATURE ROOM,可以俯瞰全城.我们在那里吃饭的时候刚好有个关于航空展的飞行表演.落地窗外,碧蓝碧蓝的密歇根湖尽收眼底,湖面上白帆点点.而空中四架飞机并排的从窗外呼啸而过,整齐划一,让人叹为观止.餐厅的服务生非常的热情,我想他一定很ENJOY自己的工作.

(从SIGNATURE ROOM俯瞰芝城)

        这次来芝加哥最奇特的邂逅就是见到了我17年未谋面的朋友LEI,是初中时一个很要好的同学.以前想象过各种见面的场景,甚至觉得也许终生都不会再见,没想到17年后我们竟会在芝加哥这个风之城见面.看来有时邂逅不是不可能,只是时间未到而已。一些时间地点人物,是注定要在生命的某个点交汇的。我们在一个欢快的西班牙餐厅见了面,喝了一点微醺的酒,之前想象着这些年环境的不同也许会有些许的距离,可见面的感觉却很奇特,就是一个熟悉的老朋友,即便叙旧都不会辞穷。

 

 

 

        芝加哥的天总是很蓝,飘着白云,太阳也就格外的亮了。LG在中午最晒的时候带我去了NAVY PIER。那里有很多海鷗,其实我分不清楚,只要是海鸟就觉得是海鷗了。最中意的是在那里买了个做工精致的鼠标垫,上面是历届美国总统的头像,还有小巧的林肯像的摆件,非常有纪念意义。太阳晒的我睁不开眼,LG就打了辆车带我去吃有名的CHICAGO PIZZA,走错了地方,却误打误撞地进了个不知名的小PIZZA店,这成了我CHICAGO最深的记忆,在我看来无疑是一个ADVENTURE,我和LG说一定要把它写进我们的游记里。店从外面看并无奇特,进去了确是个象仓库一样奇特而高的破旧的房子,有点象现在时髦的LOFT。内壁就是砖,墙上满是涂鸦,70年代的风格。屋子里一进去很热,比街上还热,原因是屋子中间是个硕大的烤箱,高高的屋顶上不紧不慢地转着吊扇,没什么人。店员是个黝黑面孔的不知道是印度还是中南美的女人,我们两个一进去,无疑是另类一般,迟疑之后还是坐下了。打量周围的人,都艺术青年一样,一般都是一个人,闷头在看什么,居然一个年轻人看的杂志封底是天安门,解放军,升国旗,这样的环境似乎该放些HOTEL CALIFORNIA之类的歌了。那里的PIZZA做的还是蛮好的,要了个厚的PIZZA,还学了个词,STUFFED,同样一个长相怪异的不知道是哪国移民的男人做好了PIZZA,用一把长刀切好了给我们端到桌前时却用最和善的微笑对我们说ENJOY,让我记忆深刻。吃的时候不断有三两的肥硕的中年女人来买了打包,看来小店的生意还是不错的。吃了SPINACH的沙拉,LG非说是西洋菜,后来才知道其实是菠菜。

 

 

 

        晚上在密歇根大街散步的时候,能听到音乐声,很多艺人都会到芝加哥去开音乐会,朗朗也会去。MILLENNIUM PARK里充满了艺术气息,是个开露天音乐会的好地方。我和LG在那个大水滴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两个小人儿,站在蓝天下,头顶上是白云。

(MILLENNIUM PARK里的水滴造型)

        在芝加哥看到了很多长的很帅的黑人,相比之下,一直很喜欢的WILL SMITH真不算什么了。我们在BORDERS里面买了CD,是连续七周冠军的KATY PERRY的I KISSED A GIRL,非常的好听。这张盘现在每天陪伴我们在上班的路上,feel so right,feel so wrong…

 

 

 

        朝阳升起的时候,我们去了机场,想象着我的下一站——ATLANTA。我会住在桃树街,SCARLETT的桃树街……南北战争的烟火,一点点的弥漫开……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