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杨家溪,两岸青山掩不住的妩媚

添加于 2010-4-20 00:00一起游吧827 次浏览

杨家溪的水有点媚,容易让人目光迷离,忘了归去。

这条位于福建霞浦县牙城镇境内的溪流,千百年来一直默默无闻,三十里清澈碧透的绿水,与两岸奇异怪谲的青山相守,虽有点清冷寂寞,可是山水超凡脱俗的境界也就是这样养成。不过,细心的游客仍然可以从一条时隐时现于山峦的窄小古道,以及沿岸的小寺、驿站遗址等陈年建筑中探寻到这里曾经的繁荣。

弯弯古道,多少往事随风而过

据霞浦县志记载,杨家溪沿岸有一条开凿于秦汉的古官道蜿蜒于山峦之间,是古代中原进入福建的重要通道,它的名字叫通津路。

在杨家溪中游,我见到一座建于元代的隼式石板长桥,构造极为科学,可惜多年前被一场大洪水冲断了。此时,断桥边有梅盛开,花很小,可是从这些开得很灿烂的花瓣上,我明显感觉到梅花迎春的那份急切。野生草莓在岸边草丛中生长着,红硕得一点也不寂寞。桥头有一座观音亭,内供宋代的观音石雕像。亭中石柱刻着一幅对联:“如不回头谁替你救苦救难,如能转念何须我大慈大悲。”这样的句子往好里说是颇有禅意,说得难听一点跟时下的股评差不多,听了也白听。与观音亭隔溪相望的村庄,叫杨家村,宋朝时曾是这条通津古道上最繁华的街市之一。相传北宋名将杨宗保、穆桂英的儿女杨文广与杨金花曾与杨家将士一起驻守此地,杨家村也因此得名。当然,这是民间说法,没有明确的历史记载,在名人常被利用的今天,这样的传言更不可信。不过,有一点是有据可查的,就是南宋状元王十朋(后任泉州知府)曾在这里夜宿过,并留下诗句:“门拥千峰翠,溪无一点尘,松风清入耳,山月白随人”。八百年后我们如果在这里过夜,依然可以与王十朋同感这一份浪漫。

从断桥到中游渡口要走一小段路,途中,有现代都市人替前辈担忧,说古代商人背着那么重的铜钱走在山路上多累呀!我说那总比在山路上背着柴火快乐多了。

潺潺流水,目不暇接两岸秀色

坐上竹筏后,我们顺流而下,十多里的水程时而滩浅水急,竹筏似箭,时而静水如镜,悠然自得。杨家溪两岸除了卵石滩外,还有连片的芦荻草,春夏时节绿叶如茵,秋冬两季粉红色或白色的荻花开得满山遍野活色生香。对于两岸风光,给我们撑筏的艄公耳熟能详,他边撑竹筏边指给我们看,什么三叠石、弥勒山、大象岩,只要我们的脑袋一开窍,就会被一种妙不可言的形似或神似所折服。当然,也有不开窍的,总在不停地追问:“金牛山,哪来的金牛山?”一会儿峰回水转,只能空留一腔遗憾在心头了。无景可看时,我们就会跟撑筏的艄公扯上几句,艄公是中年人,却已满脸沟壑,只见他的裤子上这里开一条缝,那里裂一个口,与这山水倒也融洽。要是等到这里得到充分开发,摸不准旅游管理部门要这些农民穿上制服,打上领带,那才叫人受不了呢!

在杨家溪的下游有一个村庄叫渡头村,杨家溪水过了渡头村就注入东海了,所以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山里人走出重重峰岭的必经之路,这竹筏也不是为了吸引游客最近才弄起来的,古代山里人早已懂得水能载舟之理,那种“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觉也并非李白这样的雅士才懂得享受。

森森奇树,沧桑不改绿影婆娑

渡头村的历史有记载的就可以追溯到宋代,这里有一片古榕树群,其中大者为南宋绍兴三年(1133年)所植,至今近900年;小者系清咸丰四年(1854年)所种,至今也有140多年了。17棵古榕虽历尽沧桑仍生机盎然。据专家考证,这是全球纬度最北(北纬270度)的古榕树群。

我们弃筏登岸后,就去参拜这些在民间有神树之誉的古榕树群。只见山坡上虬根盘绕,天空中密叶交错,找个适合的角度望去,枝叶繁茂的群榕像开屏的孔雀,壮美得有点惊心。渡头村民真是有福,生活在这样的绿荫下这日子怎能不滋润万分!古榕下有一座青砖二层楼,这是三十年前插队知青建造的住房。榕树根连“知青楼”脚,枝搭“知青楼”顶。如今“知青楼”成了“知月楼”,当地人说知青走的时候将青字头带走了,从此这里清冷如月。看来真正能扎根的不是人,而是树。在这一片榕树群中,有一棵树冠直径达51米的“榕树王”,树干中空,有7个洞口,神奇得很,常有小孩在里面捉迷藏;另有奇妙的夫妻榕,夏日时两树的叶色深浅有别,相互缠绕的树干中间一截如巨耳,似在倾听着什么。

渡头村周围还生长有11000多株枫树林,是江南最大的纯枫香林。40多年前凭空从地里冒出来,这枫树既非人种,又非鸟播风传水送,其种源与成因至今仍是个谜。这些枫树已经长到30多米高。枫叶的颜色,随着季节的变换而变化。此时,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满树嫩绿欲滴的叶芽,村民说12月下旬才是赏枫的最好季节,届时枫叶黄里透红,远望如一片绯云停驻,近观似一股烈焰腾空。据悉,杨家溪的古榕群和枫香林已被国家林业部收入《中国树木奇观》一书,足见其非同一般。

都市游客大多吃腻了机器饲养的动物,因此一见到渡头村内自由嬉戏着的鸡鸭,就马上想将它们变成自家锅里的美味。有人开始打听价钱了。都市人的俗气通常是无法自己感知的,我们的文化味和想像力有时甚至不如渡头村的村民,他们竟然将厕所叫作“水云间”,文雅得让我们摸不清这是什么所在。大概喝杨家溪水长大的人总会或多或少地感染上脱俗的气息。

返回顶部 ↑

一起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