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探索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

tity 添加于 2010-4-25 00:00一起游吧877 次浏览

1.JPG

2.JPG

3.JPG

从来没有想到大地可以荒漠得如此斑斓,可以裂变得如此壮丽,地球亿万年沉积的寂寥弥漫于绵延数百公里的断崖绝壁间,多少美国西部跃马扬鞭一夜暴富的传奇故事就烟消云散于这里,科罗拉多大峡谷的雄壮神奇造就了亚利桑那州扑面而来的“美国气质”。

一部活的地质史教科书

我沿着马撒角至亚瓦派角的山间小径,一路欣赏着大峡谷的移步换景的绝妙风景。有时我会情不自禁地俯下身来,用手触摸纹理清晰的岩石,仿佛触及千万年的岁月沧桑。呵呵,这是地球的年轮啊,是风雨侵袭、激流冲击、地壳变迁……是炼狱般的历史和悠远漫长的时光。平均落差达1500多米的断崖绝壁,从谷底到顶部分布着从寒武纪到新生代各个时期的岩层,在赭红、土黄、青灰、蓝紫等色彩丰富的页岩和砂岩断面上镶嵌着各个地质年代的生物化石,也难怪有人将科罗拉多大峡谷戏称为“活的地质史教科书”。

地质教科书是枯燥的,因为人的想象力鞭长莫及,而科罗拉多大峡谷本身的辽阔壮观早已超越了人的想象。只要站在它身边,那种排山倒海的力量就会让人窒息、晕眩、震撼、惊叫、痴迷……那是人们面对无法想象的大自然奇迹油然而生的一种情绪反应。

或许因为裸露的岩层占据了太多的视野,科罗拉多大峡谷很容易给人一种误觉,仿佛这片美国土地是荒芜的,贫瘠的,不适合人类居住,也不适合动植物的生长。当我走到亚瓦派角,俯瞰千仞绝壁下的细若游丝的河流时,无意间看到了山崖间的垒石废墟,那是久远的原始建筑。一个美国人告诉我,那是印第安人的早期民居。呵呵,回来翻阅资料才知道,印第安人在这块土地上生活了4000年,而让他们生活状态的急骤变化不过是近百年的事儿。

站在高处看蜿蜒起伏的大峡谷,色彩斑斓的岩层犹如汹涌的波涛,仿佛人类丢失的所有时光都回来了。

午后的阳光让我温暖,而穿堂般的劲风又唤起了一种冷。看起来如誓言一样永恒的地球其实与人一样,同样经历着宇宙的冷暖,同样被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操纵着无助的命运。科罗拉多大峡谷袒露着粗粝原始的自然风貌,记录了地球曾经的磨难。

4.JPG

5.JPG

6.JPG

顽强的生命总能找到立足之地

在如白驹过隙一样易逝的时光里,短暂的生命让人倍加珍惜。正因如此,一只松鼠大大方方的出场,才会让我们将视线从壮美的大峡谷收回,与它进行一次其乐融融的联欢。松鼠显然已经习惯了有很多人来看它,它甚至喜欢一个美女的怀抱。当它张着乌溜溜的眼睛望着我的镜头时,仿佛对我说,拍吧拍吧,这个pose满意吗?

松鼠是科罗拉多大峡谷的主人之一,大峡谷里还有一些主人分别名叫沙漠大盘羊、驯鹿、浣熊、火蜥蜴、响尾蛇、蛙等,资料上说共有75种哺乳动物、50种两栖和爬行动物、25种鱼类和超过300种的鸟类。真的是匪夷所思啊!在这样看起来寸草不生的地方,居然有这么多的生物快乐地生活着。看来顽强的生命在地球上总能找到立足之地。

置身科罗拉多大峡谷,对大自然会产生一种敬畏感。正是这种敬畏感,使世居此地的印第安人悉心保护着各种生物。在印第安人的传中,科罗拉多大峡谷是在一次洪水中形成的,上帝显然将这次洪水归咎于人类,于是将人类罚作鱼鳌才算完事。当地印第安人不吃鱼鲜的习俗即源于此,这既是对同类的悲悯,也是对上帝的敬畏。

“我来这里时还是无神论者,离开时却变成虔诚的信徒了。”这是一个美国人游览科罗拉多大峡谷后的感叹。这样的感叹太容易引起每个游人的共鸣。

7.JPG

8.JPG

9.JPG

探险者永恒的乐园

地势险峻、河流湍急的科罗拉多大峡谷,生来就是探险者的乐园。一百多年前它被独臂探险家大约翰?韦斯利?鲍威尔发现,98天的科考活动让他经历了木船被暗礁撞碎,同伴被激流卷走,自己险被印第安人杀死等惊悚磨难,而这一切最终都变成了他的历险日记。这些日记公开发表后广泛流传,引起美国政府的重视,连美国总统罗斯福都跑来旅游,1908年科罗拉多大峡谷成为国家公园受到保护。时至如今,它不仅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探险者来这里体验“蹦极”般的生命乐趣,而且也让我等贪图舒适旅程的旅行者趋之若骛。

在科罗拉多大峡谷进行探险旅行,真的像是拿生命开玩笑。与我同坐颤颤悠悠的小飞机“君临大峡谷”的人有的已经吓得全身无力,发誓今后不再花钱来惩罚自己。我也是靠戴着耳机听强劲的音乐才舒缓了紧张的神经。据说,如果坐直升飞机在峡谷的悬崖之间穿梭,那就会人人尖声惊叫,具有看恐怖电影《午夜凶铃》的效果。当然,大峡谷有的是让人尖声惊叫的玩法:乘坐皮筏在科罗拉多河的急流险滩中体验极致的快乐,也够刺激。在空中科罗拉多河水看似柔软温顺的绸带,漂流其中就知道它的婉转飘舞都是怎样的狂乱激情,跟着衣服一起湿透的是奔涌的汗水,那种身心无法兼顾的迷茫从此让人一回忆起来就后怕,就觉得自己曾经无比勇敢视死如归。

还有一种探险方式危险性要小一些,那就是沿着山谷徒步旅行,想更舒适一点可以花钱坐田纳西的毛驴,即使这样,艰苦还是可想而知的,要知道从我们所在的观赏点走到河谷下面,就要花一天的时间呢。崎岖的小路和随时可能出现的野生动物,不断考验着人的体力和胆量。如此艰辛所得的报偿就是可以让人在水边仰望大峡谷,毕竟仰望与俯瞰是截然不同的视角,从上到下的心灵震撼将会带给人更加完美的生命体验。

我是一个享乐的过客,在亚瓦派角附近的商场,我请店员往我的护照上盖了一枚纪念邮戳。恺撒大帝在征服埃及时宣告:“我来了,我看到了,我征服了。”而我只能对着雄浑旷达、气象万千的大峡谷说:“我来了,我看到了,我被征服了。”

其实,被科罗拉多大峡谷征服是所有游览者的宿命。作曲家菲尔德?格罗菲被征服了,才有了传遍世界的管弦乐组曲《大峡谷》。日月星辰和大暴雨中大峡谷变幻无穷的美,变成了荡气回肠的音符和旋律。也正因为有了这样迷人的音乐,我才得以将这样瑰丽的记忆携带着,浪迹天涯。

返回顶部 ↑

一起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