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泉州德化遊

Kju.CN 添加于 2010-4-27 00:00一起游吧1237 次浏览

五一泉州德化遊

五一和廣州、廈門的騾友走入了這片泉州後花園。才知道就在泉州也有如此的美景。

那里的青山、竹林、山澗、瀑布、山村和那青山圍繞的天然溫泉讓我著迷。

德化遊記

离乡二十年,偶尔回去上山下乡,泉州的几个县市都走得挺透的,唯独最内陆的德化县因为交通问题一直没踏过。一直以来总认为泉州地区没有可让人感觉身处世外桃园的山村,所以也乐于游逛外地,这些年间全国各地也走不少(在驴友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前两年看过棉袄从双芹穿越戴云山的帖子后就开始有进德化的想法,可惜一直没成行。

四月初黔东南回来后,心还在外地游荡。正在思索着五一假期不该在家里避人潮,该找个幽静的山村走走。和风之铃说了想法(不知怎的总不愿叫她牛铃),她立即推荐了唐卡的活动,上唐卡一看是去双芹,心立即骚动起来。热情的风之铃也即时答应开车把我带去双芹。即然开了车就得把车子塞满人,才符合经济原则,风之铃的死党小胖当然少不了,广州的高尔时常和我聊天,当他一听到我的行程也兴致勃勃的加入,后来广州JK也加入了我们的行例。

四月三十日在公司忙碌了一天,当下班时间一到就背起行囊往深圳赶,过了海关找到高尔和JK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十多分了。马上买到厦门的车票,可惜正班大巴车票全部卖完,无奈下买了加班车。为了可及时上车我们再次无奈的吃麦当劳套餐。虽然我们守时但加班车还是在晚上十一点才开出深圳市区。计算了车程明早六点到厦门是没问题的,可是偏偏汕尾那段高速公路在修路,早上六点才开到陆丰,这时我给风之铃发了短讯”我们碰上了百年一遇的塞车,恐怕九点到不了厦门了”,风之铃给我回了短讯”那我等你们。没事…”,这时心里只有两个字感动。

我们终于在五月一号早上十一点二十分在杏林高速公路出口和风之铃、小胖汇合。午饭在马巷解决,接着由风之铃开车在水头上了高速公路向德化奔走。一路上大家欢谈不断,我也不停的向坐在旁边的高尔晒”泉州经”,还好没把高尔给闷死。下午三点经过德化县城向雷锋镇进发,接着这段路因修路,那可是风尘滚滚。当过了雷锋镇风之铃的GPS开始起不了作用了,嘿~我的泉腔闽南话开始发挥应有的贡献。

当车子驶入一山谷中时,我们即被那秀丽的竹林给迷倒,我们声声的感叹声伴随着风之铃的抗议声在车内、谷内回荡。当车子爬上半山腰时往谷中看青山葱葱、竹林连绵、怪石山崖,但我们四人安全起见不在乱呼叫,以免风之铃分心,唯有用手式来表示心中的感叹。

风之铃也不付众人所托,漂亮的转过一道道弯位,我们也适时的给予鼓励。在连续连过几道弯位后我们眼前出现了一座山村,我们断定这里就是双芹了。最后在村子最高处的村避难处找到了以阿力为首的唐卡大部队。村避难处是一座三层楼高未使用的办公楼,我们就在这座楼的天台扎了营。扎好营下楼拍了几张相片,阿力就喊集合吃饭。来到村书记家大家集合吃饭,整顿饭中最喜欢的当然是土鸭汤,吃饭时JK看到我碗中的鸭腿竟然调戏一番刺痛了我的心。吃过晚饭回到营地,队中几位大哥架起了灯,我们在地上铺了防水胶膜,大家在明月下席地而坐,喝着酒吃着队友们带来的鲁料,欢谈一番。因之前一个晚上塞车没睡好,所以还没散席我就先钻入帐篷,透过帐篷门观星,不觉间入睡。

第二天鸡啼声把我从梦中呼醒,看看同帐的高尔还在熟睡就轻轻的走出来,隔壁帐的野犇也钻出帐篷,因没刷牙不敢开口问早互点了头。这时看到远处的雾海在初阳的衬托下一片胭脂红,也顾不上刷牙了,架脚架上相机换了颗镜头,拍了两三张。潄洗完毕,他们还在睡,不敢惊动就扛着相机到村里去拍照,这时唐卡有位队友告诉我山下面有瀑布很漂亮的,我兴奋的找路往下走。来到分叉路口心想风之铃他们都没去过我该等他们一起去。看看时间还早就在桥下的田里追鸟拍,可惜没拍成,过了会看看时间离吃饭还有四十多分,想来他们四人也该起床了。就往营地里走。来到营地让我很不好意思的是他们已经收好帐篷。到吃饭的地方在高尔的帮助下用冷水洗了头,真爽!

吃了早餐跟唐卡车队向上寨进发。半途因伐竹车塞了去路,我下车对着伐竹工人一阵狂拍,还好没吓坏伐竹的大叔,怕大叔不悦,我特地和他聊了几句来隠饰我无礼。伐竹车让路后我们又继续行程,突然对话机里传来下车拍照的话儿。下车一看好漂亮的风景,竹林下就是山涧流水全队人各自在寻捕美景。最后大家来一张大合照合照由**刀顿时陪感压力。在十点多我们来到了上寨村,这里田园风光无限,我和高尔、JK着迷得深入田中不停按快门。等风之铃和小胖停好车后我们跟着阿力环游了上寨,走一圈回来后上一座木楼稍作休息。当我登上木楼时,看到一位正在煮茶的人挺面熟的,细想此人不是棉袄吗? “你是棉袄吗?”“是的!你是?” “温陵客,南风的温陵客。” “喔!你好...!(握手)”和棉袄寒喧一会后,没接受棉袄留下拍上寨黄昏的意见。我们告别唐卡车队又驶回双芹看瀑布。

在回双芹的一段山路上我们不时的停车拍照,照山羊、照山谷、照竹林,在山崖下的车道上我们停车拍合照,自由随意的拍照把都市的烦躁抛到九天外。回到双芹来到书记家吃午餐。这餐我发挥了十成的功力使高尔横夺[饭桶]美誉之阴谋无法得逞。[饭桶]保卫战后,我们开始了瀑布寻访记。走进林区透过竹林远望三叠瀑布兴奋不已,这时有群年轻人(比我们年轻)从谷底爬上来,告知我们下面是三叠瀑布的水坑往山谷深处走会看到一处水流更大的瀑布。听到有更大的瀑布我们决定往里走。来到谷底只能走隠没在山涧旁的山路向山谷深处寻觅大瀑布。虽然路上遇到几位找不到瀑布而半途退回的游人,但我们没灰心不放弃的继续往里走。可是四点时我们还没找到瀑布,而且也没有山路可走了,加上山谷里的阳光已开始微弱了,大家正准备放弃时小胖在树林里又发现了一条小路,我们抱着小小的期望决定再走十分钟,走在小路时我听到远处有水落声,心想应该不远了。但我们走出该段路时还是看不到瀑布,只是山涧在前方有一弯位。因听到水落声不甘放弃,就说到那弯位观望一下,风之铃轻巧的跳跃到弯位,接着就听到她兴奋的呼叫声。就这样我们找到了瀑布了。在瀑布下我们兴奋着摆着各种pose拍照。休息一番后我们开始往回走,走了四十分钟就回到了村子。

双芹创作营地不能提供热水洗澡,而我、高尔和JK都两天没洗澡了,所以我们想找有热水洗澡的住宿,经村民介绍在[南城镇]不远有天然温泉可供洗澡。我们听到后都很兴奋,决定去温泉池边看看,可以的话就在那里露营。来到雷锋镇再打听[南城镇]方向,被告知是[南埕镇]。小胖转向车头向南埕镇奔去。又来到一路口,打听前往南埕镇露天温泉所在,被告知有两条路可达,一是路边小水泥路大约十六公里,二是沿大路到南埕镇再入温泉大约需二十多公里。我们选择了小路。在小路上不见往来的车辆,而天色已渐沉,我们只能不停的打听以确认没走错路。七点多天开始漆黑,我们来到一分叉路口,两条路况都极不好,担心车驶入后难以倒退出来,我和风之铃决定步行探一下路,我们带着手电步行一段路,只见路况愈来愈差,又不能远望前方,决定暂放弃寻找温泉,回德化县城。在车上风之铃用手机订了德化县城的温泉宾馆,大家也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温泉,所以一致同意明早再寻温泉。回到德化安顿好住处,我们就四处找吃的,还抱了个西瓜放在车上准备在适当的时候吃。回到酒店冲了温泉浴,可能是太兴奋的关系和高尔两人又聊到深夜才入睡。

美梦中的我给一阵急速的敲门声惊醒,跑到门口问是谁,门外说是服务员听说我们电话坏了要来修,我说改天吧,马上跳上床钻入被子。不久JK、小胖、牛铃轮流来按门钟喊起床吃早餐。我和高尔赶快梳洗和收拾物品,来到餐厅他们三位早就拿好早餐等我们一起吃饭。吃了早餐我们又开始向南埕镇出发。在出德化县城后进了一加油站加油。我走出车厢舒展一下,一出车厢就发现旁边一个人很像泉州地主起点,这时他也认出我了,我们开心的握手,我拉着他拍合照。拍照完起点回头才发现他们的车开走了,他一阵急追到道路的对面才上了车…

加了油我们就一路向南埕镇奔去,这次我们不走小路改走大路,一路来到南埕镇。风之铃在前一晚上网查到温泉所在附近的村子叫塔兜。在当地人的指点下我们拐入了一条小路。这条小路也是去南埕漂流的路,因漂流景点开发的缘故小路是水泥路路况不错。当车子驶过漂流景区后,路况就很差,我们在两旁都是树林的山路里慢慢驶前。当来到一分叉路口时我们把车停在路中间就下车探望该走那条路,下车后我们发现旁边的竹林很漂亮,也顾不上研究该走那条路就拍起照来。拍照时有辆厦门车驶过,我们估计那辆厦门车也是去温泉的,跟着走那条路准没错。当我们高兴的以为跟上了识途老马时又迷茫了,因为又来到了一分叉路口了,而前面的车早就无影无踪了。我和风之铃决定再走过桥去问人,当我们走过穚时刚好有辆拖拉机驶上山腰,因为拖拉机声大我们对着山上吶喊着问司机去天然温泉如何走,好心的司机停了车,听清楚我们的问题,就指右方说在那里。问好路大伙又即兴拍起照来。接着的行程车都在摇摆中前进,不久看到一辆摩的,我们又问了问路,司机说就在前面,我们问多句远吗?司机说拐个弯就到。这是我们从昨晚开始听到离温泉最近的答案了,大家心里都轻松了,如摩的所言我们又走了二百米就来到了天然温泉池。

因没带泳裤只能向温泉管理员买了件短裤,换上后我第一个溜进池里去了,在青山环抱下的温泉池里来一个背泳。路上所见的那辆厦门车一家人在旁边小池里泡,在和他们攀谈中知道那对年轻的夫妇以前也是户外老驴,这次他们带着父母和孩子来德化露营。大家熟络后这家人邀请我们一起泡茶吃茶。小胖把他在双芹山谷里托出的水拿来供大家煑茶用。而可怜的JK因不能泡温泉,就变成了小妹让我们指这指那的做事情,包括买鸡蛋、把鸡蛋放温泉煑熟、还要帮我们照相总之我们在池中时够她忙的了。(真怀疑JK是顺德妹)最后我们把前一晚买的西瓜拿出来吃,我就懒在池里不出来一边泡一边吃西瓜直到大家都换好衣服了我才依依不舍的换衣服。送走了那家人后,风之铃向管理员借了锅,就在厨房里煮大锅面了。吃了风之铃精心煮的面后我们在温泉前合了照就一路也不敢担搁的往厦门赶。到了厦门湖里也晚上八点了,我们吃了顿海鲜餐,照了合照风之铃和小胖就送我们去车站。在车站看到好多人去广东,幸运的是风之铃在我们还没来厦门前就帮我们买了回程车票,要不然我们不可能准时回广东的。当大巴车在杏林上了高速公路后我就睡着一路睡到罗湖关

返回顶部 ↑

一起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