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推荐阿凡达之旅-我的张家界之雪景探险

tity 添加于 2010-4-28 00:00一起游吧576 次浏览

推荐阿凡达之旅-我的张家界自助游之雪景探险(驴友篇)

推荐阿凡达之旅-我的张家界自助游之雪景探险(驴友篇)

  下雪,对于喜好摄影的我是一件好事,因为我还没见过真正的雪呢。早就听说了张家界的雪景是如何如何的美,今年怎么也不能错过了,我是在晚上8点钟才到达张家界市的。张家界冬天的天气很冷,我找了家二星级宾馆住下,准备第二天一早前往张家界森林公园。宾馆的单人间空调暧气劲爆,躺在床上很舒服。一个人的旅行,寂寞不必多言;有时候更会有孤独无援的感觉,想像着张家界是个仙境,幻想着桃花运,在烟雾缭绕的山间邂逅一个美女。不知不觉闹钟就响了,原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一出门,外面好多的雪,到处一片雪白,真是漂亮极了,迫不及待地往张家界森林公园而去!出了宾馆在汽车站边上的小卖部买了一张景区地图,迈步启程。  

从市里到森林公园要50分钟的车程。中巴车上有2个衣着鲜艳的MM游客:一个脸圆圆的,一个脸红红的,个子都小小的。于是和她们搭话,得知他们一行3人,脸红红的与身旁的小帅哥是一对,脸圆圆的是灯泡。他们还请了1个土家阿哥当导游。我想,反正我单身一人,就和他们搭伙玩吧,以平衡他们的男女比例。一下车地上的积雪还很厚,足以把我的鞋子给盖住

于是在外面买门票、买草鞋、甩开众多围上来的草根导游和小贩,由土家导游带着通过指纹识别系统,我的双脚终于踏进了大名鼎鼎的张家界森林公园!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座平地拔起的陡峭山峰,心中一片兴奋,看着身旁刚认识的快乐MM,心中轻轻的,尽管还背着二、三十斤的背包。经过了大氧吧广场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同心锁

导游说,如果是单身的话在里面照张相,后面很快就会艳遇的,如果是小两口一起在里面照个相的话就代表永结同心!为了能有个艳遇,同行的脸圆圆赶紧跑到里面抢在我们中的第一个,呵呵,比我还急!

金鞭溪是夹在陡峭高山之间的一条清澈小溪,溪水汩汩,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有密密的绿树与歌声靓丽的不知名小鸟相伴,对听觉、视觉和嗅觉均是一种享受。溪水一部分是山上的雪融水、一部分是降水后山峰吸收饱和后多出来的水份,最终是流向洞庭湖。两旁的山是鬼斧神工,一座座山都像是摩天大楼一样平地拔起,崖壁与地面多为90度。山的相对高度高的有四、五百米,低的几十米,有几座山连在一起,像连体婴儿般,也有傲然独立的,颜色偏赤。由于这些山都是石英砂岩,质地较疏松,所以不适合攀岩。但正是因为质地疏松,山的吸水能力强,能将山脚下的水份吸收到山顶。这里有一俗话说“山有多高,水有多高。”山上不毛之地也长着绿色的树就是这个原因。

脸圆圆的因为穿了条凤凰买来的苗家裙子,直接套在冲锋裤子上面,就昵称她为小裙子。小裙子身上披红挂绿的,一路上叽叽喳喳,生动得像少儿动画片中的小人物。脸红红的特征明显,脸红扑扑的就像进口特级红富士苹果,于是称其为小红。小帅哥几天没刮胡子,但胡子却规规矩矩、长得其所,显得很有型,遂称其为小胡子。导游陈方祥,大伙都称他为祥子。一路上我们几个人有说有笑,很开心。  

张家界的景点分三种类型:一种是山的形状类似人物,一种是有中央领导人来过并题字或者某知名电视台来此拍过外景,一种是场面开阔适合拍照。第一种景点大多牵强赴会,譬如猪八戒背媳妇,仔细一看,猪八戒鼻子上就长了一棵蘑菇状的大树,就像鲸鱼露出海面呼吸时喷出的水花。所以,我觉得导游讲解各个景点时,你听不听都罢,自然景观三分形象七分想象,自己体会,导游更大的作用在于带路讲解风土民情。昨晚在市区因为开着空调睡觉感觉不到有多冷,看这树枝上面冰块就知道有多冷咯

金鞭溪全长走完要3个小时,一路上游客稍多一些。走着走着,前方出现一大群游客,不知为何驻足。刚刚看清楚他们是在看猴子时,一只硕大的猴子眼露凶光地爬过来,同行的MM手中一袋零食在一下子被猴子抢到手中。此时我挺身而出,往空中踢了几腿,把随后赶到的猴群吓退几步,但袋中食物大多被抢走了。猴子们利索地瓣纸吃糖,样子很逗,于是我们破怒为笑。有一只猴子把一整个橘子放进口里,不到两秒钟,就把橘子皮吐出来,里面的全吃光了。有的猴子抢到几棵花生,就噌噌噌爬上树,独自呆在树上吃,在树下面只能见到它红红的屁股和扔下来的花生壳。据说猴子从不抢当地人的东西,只抢游客的,见到年轻的MM路过,有时会跑过来骚扰,抓手抱腿,这与解放前劫财劫色的湘西土匪相似。俗话说山中没老虎,猴子称霸王。猴子的手脚都有尖利的爪,如果他上来抢东西,最好就放手,否则会被抓伤。它们虽然体形不大,但速度快,真赤手空拳打起架来,一个成年男子不一定够它们打。不过,如果你的眼神够恶或者手里有棍子,它们也会很怕你。

一个很坏的游客拿着一个弹弓打它们,样子比刚才抢我们东西的猴子还野蛮,我们就走开了。张家界的林子大了,什么鸟人都有。走了近四分之一时,看到了一个很大的雪人,前面的朋友们堆的,像是猪八戒,真是可爱至及!

因为天气冷,所以一致投票通过不坐电梯上去,选择走路上山,我们在“千里相会”的景点稍作休息,准备上山。上山的路全是台阶,有3800多级!高度有500米左右!听起来有些胆寒,之后找了个当地人帮忙背行李,给了他20元,这才上路。这位背行李的山地大叔一路总是笑呵呵的样子,连负重爬山那种累活,都能保持笑容真不简单。女孩们就不行,一爬山就都花容失色!

看这石板路一眼望不到尽头,

  冬天来张家界,看的就是雪景,雪越大越好。我很幸运,看到了张家界二十年未遇的好雪景。大雪封山使景色更美,但树枝树叶被结冰后负重过度会突然折断,给游客带来危险;折断的树枝挡住路,行人难以通过;山上环保车也停止运行,使不同景点之间的快速移动变成不可能,而景点之间的距离有的远达10公里,全靠双腿步行并不现实;森林公园管理处还将部分较险要的景点封闭起来,使游客可观赏的地方减少。尽管困难不少,但是我想,带有一些危险性才更好玩。否则还不如去爬广州的白云山。我们玩的就是心跳,考验的就是意志。  

我们一上山,越往山上走,积雪越来越厚,树叶都一层冰包裹住了,像是琥珀一样晶莹剔透,而树技、树干也被冰柱所包容,变得冰肌玉骨。

漫山遍野都是这样的美丽,太迷人了。上山的台阶曲曲折折,每转过一个弯,就看到不同的景观,山越高,景色越是叹为观止,一路上我们赞叹的“哇”声不断。当走到快接近山顶时,视野非常开阔,极目望去,远山磷次栉比,没有尽头,天地一片白茫茫,不论是大树还是小草,不论是山路还是平地,都白得那样的圣洁和崇高。往下望去,峡谷深不见底,虚怀满胸。

我们俯身对着山下的峡谷大吼一声,声音绕山而走,荡气回肠,好像山间有着灵气。半山腰不知哪里有几个猛男听见了,就回应我们鬼哭狼嚎了一番,兴趣盎然。  

总共花了两个多小时,我们完成了3800多个台阶的路程,上到山顶吃过了午饭,雪花开始漫天飘舞。我们游玩袁家界游览线迷魂台,天下第一桥等景点。所谓天下第一桥,就是在两座毗邻的陡峭山峰之间,有一块扁长的天然大石头将“一线天”连接起来,这座天然的石桥绝对高度有350米,这真是自然奇观。

 
 
这里韩国游客特别多,而且都是中年妇女为多,她们像从一个丑陋的模子里印出来似的,个个长得一样难看,惟一一个长得像人样的是个中国导游。由于台阶都有档杆,并不会有危险。意外并不是没有。当时祥子站在山间小道上和我说话,一边是悬崖,头顶是大树。突然听见一阵噼哩叭啦的声响,我往上望,只见祥子上方的树上,有一大堆细碎积雪纷纷往下掉,祥子赶紧跳开来,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一大截折断的树杆倒了下来,正好砸在祥子原来站的地方。要是慢一步后果真难想像。换了个腿脚不灵便的韩国老女人可能就被压倒了。这种树杆树枝的突然折断,事先是没有征兆的,好在碎雪下掉到树枝倒下之间有个时间差,最好的做法是听见碎雪往下掉时,就要赶紧抬头看清楚危险地方,只要动作快,一般都能及时躲避。雪块重量及半块石头,如果树的高度很高,砸下来也很要命,而树杆倒下就更危险了。

导游将我们安排在山上(张家界驴友驿站)乌龙寨的家庭宾馆里,条件还是不错的,就是山上要比山下要冷很多,晚上大伙都围在火炉边上烤火聊天。其实张家界山上曾经有过许多豪华宾馆的。自从1992年被纳入联合国自然遗产后,为了避免过度开发,原来的大宾馆都被勒令拆除,只留下少许农家屋子。这确实是好事,看得出来,张家界的管理是非常规范,环境保护得很好。现在想住在山上,除了袁家界的天下第一桥有300多个床位外,还有杨家界,天子山景区只有几家宾馆,床位加起来不超过1000个。山上的宾馆全都是农家平房的外观,没有名字,可能是为了防止联合国的突击检查。旅游团是纯对不允许在山上过夜的,只允许散客住。山下的宾馆就较多,索溪峪的宾馆比较出名。

  天色暗下来了,整座山万籁寂静,没有虫鸣,没有牲畜的叫声,只有几座作宾馆用的农家房子,在黑丛丛的大片山林中孤零零地紧紧挨着,山里面彻骨的寒气,在房子四周环绕。房子里面的客厅中央有一张桌子,四周围坐着我们几个人,桌下有烤火盘,暖气融融。在这大雪封山的日子里,宾馆里面的几个天涯孤客,围坐在烤火盘旁聊天,就像原始部落的大家庭。这种反朴归真的美感,让我感到真切,感到生动。人与人的关系,本来就是围而取暖,而不是相背为敌。  

  第二天早上起来没想到雪又积了很厚的一层,连屋檐上都掉了好厚的冰条,真是超乎我的意料

,吃了早餐,我们又上路了。方向朝西北,景点是杨家界的乌龙寨。我们先是沿着厚厚积雪的山顶公路行走。这里本来有环保车,可是现在停止营运了,宽阔的公路上没有其他游人,只有厚厚的积雪以及零星的脚印。公路的一旁是峭壁,景色开阔,空气清新,公路另一旁的树木,都披上银装絮裹。我们几个人衣着红的、蓝的、黄的防风外衣,徜徉在雪白的山中,点缀着这神奇的白。我想像着白雪公主,就跟我眼前的白色积雪一样美丽可爱,我想像着《魔戒》中的白衣甘多夫,我想像着山上会忽然出现红色的圣诞老人,坐着狗拉的雪翘,摇着铃冲我呵呵呵地笑,告诉我白雪公主就住在山的那边。我想着,白雪皑皑的山上见证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现实与理想的距离,真的那么遥远吗?我不想再想下去,我不想让世俗在此刻侵占我那像未经践踏过的积雪一般柔软的心。

  由于积雪加厚,所以一路上好多的树枝都被压倒了,挡在这路上呢

“我牵住你的手吧,免得我摔倒咯。”小裙子说,虽然是刚认识的陌生人,但这句话却仍令我自己很感动。小裙子很开心,拉着我的手,摇头晃脑地,望望天,指指地,显示自己很天真,还要我唱支歌,走累了就把路上的白雪当床,直着躺下去。

去时的路都让大雪给盖住了,为了上一个观景台,我们必需在雪地上前进,因为路全被断树枝或者低矮的灌木所阻隔,姿势都不很不雅观,一个广东来的游客说,走的是狐狸、山鸡走的路。到了观景台就豁然开朗,观景台在垂直的峭壁之上,放眼望去,众多山峰全映入眼帘。

看这个,这头公鳮也不分日夜,不分春夏秋冬地在这打鸣呢!

更多的挑战还在后头。我们要去看土匪窝乌龙寨。许多70年代出生的朋友应该对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还有印象。当时就是在乌龙寨这里取过景的的,而乌龙寨在解放前一直是土匪的据点。湘西出土匪,是众所周知的,但是土匪的生活环境究竟如何,还是要亲眼看看。土匪总是选择险要的地方作为据点。乌龙寨有几处地方都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加上打滑的积雪和断树阻挡,我们的前进很困难,其间还要钻进一个洞,洞口很小且很高,必需有人在上面拉着,有人在下面托着才能爬上去,然后爬上又滑又陡的斜坡,接着又穿过一道非常狭窄的石头缝隙,经历了滑倒、卡住,被树枝划伤等危险之后,最后,我们踏着以前土匪的足迹,喘着粗气来到了山顶的寨子。短短的一段路,大家花了近1小时。小时候听说土匪都躲在深山老林里,此话不假。  

  上到寨子里面看到这个寨子以前是土匪头招压寨夫人和举行仪式的地方,有一张太师椅,还有一门土炮。占山为王的土匪,看来生活挺惬意。有美女相伴,游走山水之间!大家轮流坐在太师椅子上拍照,手中还都拿着登山用的树枝,而且因为刚才连滚带爬地上山,斯文扫地,看上去都像外地来的湘西土匪。  

  我们还爬上非常险要的天波府,天波府一带是以前土匪设置机枪和藏金银财宝的地方。如果是没有雪,可能我们这一路过来并不出奇,但是因为冰雪的原因,山路上人工的扶手栏杆全结了冰,非常滑,不好使力,确实有些危险。天波府是位于一座地势极高的山顶的平台上,平台很小,不及二十平方米。穿过铁索小桥,爬上几乎垂直的铁梯,才能登上那里。虽然站在天波府上双腿有点发软,但看着周围全是俯首称臣的群山,一种成就感就油然而生。这种波澜壮阔的场面,可以媲美任何一个好莱坞大片的外景。  

在雪地上爬山的最高境界,就是穿着平底皮鞋,身着西装,不用登山杖,只用两条腿走路,说的是祥子。而入门级的登山者,不但要穿登山鞋,防水衣裤,借助登山杖和草鞋,还要四肢着地,下山时还要加上屁股,共有五个支点,说的是我们了。

这时看看自个的草鞋都磨断了几根咯!可见这路途险噢

当我们后来从乌龙寨出来后,管理人员就过来批评导游说太危险了,乌龙寨是禁止游玩的。他说,“近十几天来,从来没有一队游人进去过。”还好,我还以为他会说,“这十几天进去的游人,从来没有一队游人出来过。”哈哈

一路上祥子告诉我们说以前这里的土匪只抢外地人,保护当地的有钱人,收取保护费。如果有其他派系的土匪来犯当地有钱人,那么两帮土匪就会拼个你死我活。这听起来与现在一些带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是一样的,只不过叫法不一样而已。

玩到极至,大伙一起就堆了个雪人

看它这窘样比我们还要惨呢,可能是被冻坏的吧,呵呵!

从乌龙寨出来已是下午2点了。我和小胡子、小裙子和小红分手了。他们因为要赶飞机,先随祥子坐百龙电梯下山走了。我则决定留在山上,继续再玩。我叫祥子也先走,说我随后就到。其实,我是想要体验一个人爬山的滋味。

返回的路并不好走,因为雪把路径淹埋了,而且把路标也盖住了,完全看不清指示,只能凭来时的印象认路。路上横七竖八的树枝,帮助我回忆。走了一会,碰到回忆不起来的地方,不禁有点害怕,生怕认错路,在山里迷路可不是小事。后来还是顺利地从山间小径走出来,在转入大路之前有一个服务站小店,就进去买了碗热腾腾的方便面吃,歇歇脚

店主是一个快50岁的当地妇人,见到我很热情。我就和她闲聊,她说她住山上,半年下一次山,山下的丈夫务农,隔一段时间就把生活用品及食品送上来。直到她把自己第三个儿子的故事讲完,我才准备启程。刚刚要出门口,就进来一个卖草鞋的老汉,他从钱包里捣出一张面额1000的韩币,嘴里唧哩呱啦个不停,我完全听不清他的本地话。女店主当翻译。原来他是说一双草鞋就卖1000韩币。山上有88个卖草鞋的人,比买的人还多,老汉今天只卖了一双草鞋。女店主悄悄对我说,这个老汉有点白痴,行为古怪,草鞋老卖不出去。女店主对老汉大声说了几句本地话,表情又气又好笑,老汉就惟惟是诺地走了。几个小孩子爬跑过去追赶他,和他瞎胡闹。原来山上还有挺多生动的故事。“再不走就天黑了,天黑了山路不好走,要是摔倒了也没人知道你摔在哪里。”女店主好心地警告我要小心。

下午六点出了服务站小店,沿着来时的大路上往回走。大路上的雪比来时薄了,

回来时可以看到这个石板路了。

走了许久,脚下的路还是那样长,似乎永远没有尽头。路过几座山民的屋子,屋顶是厚厚的雪,屋里面不见有人居住。天越来越黑了,我开始担心在天黑前能否赶到宾馆,赶紧往前走。又经过几座山民的屋子,突然听见有微弱的羊的叫声。好奇心使我停止脚步去看个究竟。沿着声音推开屋子的一扇门,发现原来是一只母羊生下了一只小羊,一对山民夫妇正在里边关照这只刚出世的小羊羔。小羊羔长得很漂亮,毛发很多,但只肢无力,不能站立,叫声像是在哭泣。征得这对夫妇的同意,我抚摸了这山间新增的小生命,爱不舍手地再次上路。

天几乎已经接近全黑了,微弱的白天余光挑战着笼罩而来的黑夜。我加快了脚步。转过了一个弯,发现迎面走来几个黑影。我心中本能地一惊,会不会是打劫的?这里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出发前服务站小店的店主告诉过我,山中的治安非常好,山里从没发生过偷抢的事情。走近了,发现为首的竟是前一天帮我背行李的大叔,他依旧笑容可掬,使我的神经放松下来。走了这么久,竟然能遇见一个熟人,我很高兴地握住他的手,他也乐了。他问我为何一个人走路,我说这样很特别,南方人对雪少见多怪。大叔叫我早点回酒店,晚了不好走。然后我们就道别了!

到了驿站,天已全黑了。祥子说正准备要去找我啦,担心死了。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他还像吓小孩子那样对我说:山里面很复杂,有山猪,在冬天里饿坏了,晚上就跑出来,有时会攻击人;如果是在溪边,还有娃娃鱼,叫声像孩子啼哭,很吓人。就差没说山里面还有神秘的雪人,身上长着长毛,它的脚印比姚明的还大。呵呵

晚上,客栈外的天空中挂着一轮圆月,还有少许的星星。我对着这份宁静发呆。觉得自己像个隐居深山的世外高人,世间的一切名利恩怨尽失,淡如流水。天人合一,才是人生的意义所在。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我就和祥子一起沿上山时的路下山,途经袁家界,看到很多的积雪已开始溶化,

不过有一处的景色特别的迷人,

祥子说,这里的冰川以前是流水瀑布,现在变成这样咯,天气温度太底了点!走了一段我们就下山了,下山山路很滑,但我掌握了一些爬山经验,两天前上山花了两个小时,下山时我居然只花了70分钟。下山后再次徒步金鞭溪,腿有点发软了。

下午1时,我挥别了美景,背上了背包,结束了白色之旅。但我并不孤单,祥子送我去火车站。在硬卧车厢里,遇见一家三口,夫妇俩都是张家界的土家族人,在广州当乒乓球教练。我请他们的小男孩吃枣子,他们就对我特别热情。阿姐反复地说要带我再去张家界玩,她当导游。丈夫把自制的熏肉给我吃,阿姐还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想帮我介绍个对象。临睡前,收到手机(15874435812)短信,问我坐车是否顺利,呵呵,这后面的三个尾数和我的生日一样,我于是想起了肯定是祥子的。这次旅途感觉很好,也跟祥子学了不少功夫,尤其是祥子的“凌波微步”---在雪中行走,的确是了得,大伙如果想去玩的话推介可以找祥子,也可以先在QQ781906369上同他聊一下噢,感觉好的话再找他做向导吧~~呵呵,别了,张家界!

返回顶部 ↑

一起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