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一路向西(闽西客家大扫荡)

tity 添加于 2010-4-28 00:00一起游吧560 次浏览

30日18点20分,猫姐:“你出发没有啊”,“啊,就出发啊,你到哪里了啊”,“我在汽车站了,你要是没出发你就来不及了,我跟你说”,“我还没出发呢,怎么办啊”,“那你肯定来不及了,我们都在车站了”。笑话不是,彼时我都已经在车站内晃了一个来回,看着长龙般买票的队伍心理十分阴暗地乐了好几回,像我时间观念这么强的人,虽然误飞机是常有的,但是汽车还是没误过的。18点40分准时出发,我一看车的颜色就知道这一路要顺畅了,越南黄嘛,MS这已经不知不觉成了我的幸运色,途经龙岩,0点10分长汀车站,出租车2元起步,还没坐稳“邮政公寓”四个字赫然出现在眼前,前台MM告知国庆期间恢复原价,最后在我的愤怒的注视下打电话给她们老大商量,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惊奇地发现聪明如我啊竟然可以听懂长汀话,一字不差地全听懂了,相同的情形也还发生在了后来的初溪和下洋,她们老大的意思是要给我们100块一个标间,我当然是一把抓过电话,重拨,直接对话,2分钟搞定她们老大,70元一间入住,屋内的摆设和户外吧十分相似,宽敞些许。泡茶聊天,瞎贫逗趣,土high到3点多,众人渐入梦境,我看了德甲的一场比赛后终于撑不住倒头大睡到6点15分,需要特别表一下:这5天,每天早上都是我第一个起床,其他同学还真是错过了不少清晨的美景啊。

众人洗漱完毕,晃上了长汀街头,先去了像早点一条街的水东街,那里果真能体验真实的长汀人的生活,吃了很多我已经叫不上名字的早点,还真是价廉物美也,水东街的尽头有一家酒馆,门口摆着大大的酒坛子,比乌镇的那种还大,旁边写着米酒,当时在我的脑海里顿时浮现了那种小巷子里热气腾腾的酒酿挑子,大老远就能闻见的桂花酒酿,在很多人的心里肯定都有关于冬天的酒酿丸子的温暖记忆。于是我就在那种暖暖的记忆里把长汀米酒和酒酿当成了一种东西,还在面对热情的客家人频频举杯快要招架不住的时候夸下海口:如果喝米酒我可以一直跟你们喝,啤酒我们真的不能喝了。这些都是后话,稍候再表。

小璇子 2158_nEO_IMG.jpg

小璇子 2159_nEO_IMG.jpg

长汀街头随处可见的早点摊

小璇子 2167_nEO_IMG.jpg

小璇子 2168_nEO_IMG.jpg

小璇子 2160_nEO_IMG.jpg

吃相啊吃相

小璇子 2175_nEO_IMG.jpg

小璇子 2177_nEO_IMG.jpg

小璇子 2186_nEO_IMG.jpg

小璇子 2185_nEO_IMG.jpg

小璇子 2188_nEO_IMG.jpg

逛完水东街走上桥头,汀江已然失去了文人笔下的灵气,干涸、死寂,垃圾漂在上面一动不动,沿着河边的巷子往下走,这时候长汀的大街小巷开始人头攒动,情形酷似赶集,挑着蔬菜进城的有老大爷,中年的妇女,还有十几岁的姑娘,用一块塑料布垫着,在城墙脚下一字排开,夹杂着肉“摊子”,(说是摊子,不过是比卖菜的多垫了两块木板),不断穿行的摩托车喇叭声,卖菜的吆喝声,不时传来剁骨头切肉夹杂着讨价还价挑肥拣瘦的声音……,古老的汀州的一天便在这热闹的交响曲中拉开。江边的巷子里头,除了那些古老的房子还总是有一些小吃铺子把我们吸引进去,在一个铺子里,主人热情地给我们介绍了接下去的景点,我们在他家吃了一晚泡大肠,还有糖姜蛋,还有一碗是什么,为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其他三位同学是不是抢完了,重点要说下这个糖姜蛋,看上去嘛,就像一些晒干的米粒和荷包蛋,我们点好以后一个老阿婆拿进去煮,据说米粒是用姜加红糖煮成的,那个蛋的奥妙我已经忘记了,因为那个东西味道实在有点奇怪,甜辣甜辣的,她们仨否觉得很好吃,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阿婆说长汀的女人生完孩子都吃那个,对身体很好。客家麻糍当然也要吃一下的,1块钱5个,软软糯糯的,上面裹着黄色的芝麻粉,香是香得勒。

小璇子 2209_nEO_IMG.jpg

煮出来是这个样子的

小璇子 2214_nEO_IMG.jpg

这个不用介绍吧

小璇子 2257_nEO_IMG.jpg

小璇子 2258_nEO_IMG.jpg

小璇子 2195_nEO_IMG.jpg

小璇子 2197_nEO_IMG.jpg

小璇子 2201_nEO_IMG.jpg

老爷爷的躺椅被我抢了

小璇子 2290_nEO_IMG.jpg

小璇子 2263_nEO_IMG.jpg

小璇子 2266_nEO_IMG.jpg

众人作秀

小璇子 2279_nEO_IMG.jpg

小璇子 2281_nEO_IMG.jpg

小璇子 2280_nEO_IMG.jpg

老佛爷出场,这俩丫鬟还凑合

小璇子 2275_nEO_IMG.jpg

小璇子 2269_nEO_IMG.jpg

天后宫

小璇子 2221_nEO_IMG.jpg

小璇子 2223_nEO_IMG.jpg

天后宫的老先生

小璇子 2256_nEO_IMG.jpg

旋转 小璇子 2235_nEO_IMG.jpg

旋转 小璇子 2297_nEO_IMG.jpg
福音医院到了,红色景点啊

小璇子 2298_nEO_IMG.jpg

旋转 小璇子 2299_nEO_IMG.jpg

小璇子 2300_nEO_IMG.jpg

一路吃着就到了汀州最大的城楼,门口摆一个旧的竹躺椅,神态悠闲的老人躺在那里摇着棕榈叶的扇子,见我们进来很热情的招呼我们把东西放在他那里上楼去玩,几个老人在屏风后的桌子上打牌下棋,木的墙壁上挂满了字画,循着字画往里走就到了楼梯口,木楼梯被我们踏得咚咚响,站在城楼上往远处看,汀州的古老神秘的色彩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无比苍白,只是,我也疑惑,我为什么会来。往前是汀州著名的红色景点“福音医院“,在门口逗留了一会儿直往汀州书画院,那里正在办一个摄影展,我们又在别人的镜头下看到了汀州美丽的细节和那些藏在角落里的神韵。

小璇子 2302_nEO_IMG.jpg

旋转 小璇子 2304_nEO_IMG.jpg

书画院对面的那条巷子是汀州的老街—建设街,正是进了这条街我才明白,我是该来的,我是要来的。这是条很窄的巷子,只够四个人并排走,不时有人力车进来,路人便需要站立旁边让路,街的两旁有很多古老的铺子,简陋的雕刻铺有木料和还未成形的作品杂乱地堆放着,往往只有一个人在铺子里埋头干活。草药铺子的柜台前贴着很多用红纸写的标示,标明草药的品种什么的,理发店是电影里才能看到的那种,椅子、镜子、剃头刀、还有烧水的炉子,场景都和陈逸飞的《理发师》一模一样,因为熟悉,我的心里在一瞬间隐隐为自己去年在《叉叉周报》上把陈逸飞骂成那样而多少有点不忍。

 

 

 

小璇子 2194_nEO_IMG.jpg

旋转 小璇子 2312_nEO_IMG.jpg

小璇子 2318_nEO_IMG.jpg

小璇子 2319_nEO_IMG.jpg

小璇子 2316_nEO_IMG.jpg

旋转 小璇子 2317_nEO_IMG.jpg

小璇子 2325_nEO_IMG.jpg

小璇子 2327_nEO_IMG.jpg

旋转 小璇子 2321_nEO_IMG.jpg

 

旋转 小璇子 2169_nEO_IMG.jpg

旋转 小璇子 2170_nEO_IMG.jpg

看饿了不,上点吃的

汀州烧大块

小璇子 2328_nEO_IMG.jpg

河田鸡

小璇子 2329_nEO_IMG.jpg

小璇子 2330_nEO_IMG.jpg

小璇子 2164_nEO_IMG.jpg

 

返回顶部 ↑

一起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