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注册

凤凰古城 守候穿越千年的歌者

tity 添加于 2010-8-18 00:00684 次浏览

凤凰,中国百鸟之王,相传**后从火中复生,从此永生不灭。凤凰古城,因其西南有一山酷似展翅而飞的凤凰而得名,是一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它位于沱江之畔,群山环抱,曾被新西兰著名作家路易·

艾黎称赞为中国最美丽的小城。

凤凰

文学巨匠沈从文一曲《边城》,将他魂牵梦系的故土描绘得如诗如画,如梦如歌,荡气回肠,也将这座静默深沉的小城推向了全世界。翠翠忧伤、孤寂和悲凉的爱情故事让这座古城从此与爱情挂上了钩,有网友把凤凰看作一个感情疗伤和灵魂休憩的地方。

凤凰古镇

“由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 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从各种媒体、文学著作和身边的同事、朋友、同学口中感知凤凰古城应是:老街、古巷、吊脚楼,一条清澈的沱江穿城而过,静谧闲适、韵味悠远。在同学光辉的怂恿下,我便慕“边城”之名,循先生足迹,寻“翠翠”而来,来到凤凰这座为了我,已等了千年的古城!

凤凰

飞机晚点了四个小时,到酒店已是零时3:40,旅途劳累,倒头便睡。6点刚过,就被朋友辉的电话叫醒,喊我喝“早酒”。天啊,我都三十好几了,去过的地方也不少,却从未听说喝“早酒”的,但想想他也怪可怜的,昨晚半夜接我,今天又这么早喊我喝“早酒”,说是本想昨晚宵夜的,但因飞机晚点,我到时店早已关门,怕没机会尽地主之谊,所以只有喝“早酒”了。没想到刚到张家界就充分体验了湘西人的热情、好客和豪放,心中除了惊奇,就全是感动了。就这样,我们一人一碗牛肉粉,加上几小碟小菜,一瓶茅台三人分了。。。。。。

7:50,我被送上了安康开往怀化的1607次列车,被安排在软卧,同样是倒头便睡。10:30,车到吉首,车长叫醒了我,近二十年未见的同学迪带着儿子来接我,等光辉从怀化到后,一起吃中餐。老同学相聚,喝酒自然是少不了的,白酒、啤酒一起上。可怜的我,才一个上午就喝了两餐酒,喝得我云里雾里,面对一桌吉首特色菜,不及细细品尝,更谈不上拍照了。酒足饭饱之后,我和光辉坐上开往凤凰的汽车,到凤凰已是下午三点多。迷糊之中,我随光辉走过

虹桥,踩着不知承载了多少岁月的青石板穿过小巷,在沱江边上的一个客栈住了下来。旅途劳累,加上酒精的作用,我忘记了到

凤凰是干嘛来的了,只顾着睡觉了。下午6点多,被一阵嘈杂之声吵醒,这时我才想起自己来凤凰是干什么的,看到光辉还在酣睡,于是一人抓起相机夺门而出。

沿着街巷,踩着石板,信步走去,不用问路,不知不觉间就到了沱江边。沱江边上游人来往穿梭,一片喧闹,《边城》里的老人和翠翠不见了踪影,全然没有静谧闲适的意境和韵味悠远的感觉。

江面上,横跨着两条桥,一条是窄窄的木桥,以石为墩,上铺着很厚很窄的木板,两人对面走要侧身而过。

一条是石墩“桥”,将一块方形的石柱注入河床深处,每个石墩相隔60厘米左右,这是人行走的平均步幅,两个石墩并列排放,对面人来往互不影响,石墩比江水高出些许,大水时江水会涨过石墩,若有人在石墩上走过,在远处观望时,仿佛看到人们在水中跃过,故也称"跳岩"。

据说,这两条桥曾是当年出城的唯一通道。

凤凰沱水

沱水边

凤凰

从"跳岩"过江,古老的城墙伫立在江边,这些旧城墙用红色砂岩砌成,经过多年的风雨冼礼仍然屹立不倒,厚实的红色砂岩见证了古城的变迁,使古城的历史象红色砂岩一样厚重,城墙围着古城,保护着古城,城楼仍威严地屹立在城墙上。旧城墙有东南西北门,现存的城门还是清朝年间的,从锈迹斑斑的铁门中,隐约还看得出当年城门威武的模样。

据说北城门还是当年《乌龙山剿匪记》里的城门呢。

凤凰

凤凰

凤凰古镇

城墙下有两个当地妇女手持系有红巾的铜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剑,看样子长长的,有点像,又不像),口是念念有词,边唱边跳,舞步轻盈,舞姿舒展,让人想起了《品读湘西》里描述的仙娘和神秘的湘西巫术。我习惯性地举起相机,却被人制止,害得我因紧张而没选好角度。

天色渐晚,看着天边的红霞和梢然淌过的沱江,才让人感觉到些许边城的味道:“黄昏来时翠翠坐在家中屋后白塔下,看天空为夕阳烘成桃花色的薄云……

石头泥土为白日晒了一整天,到这时节皆放散一种热气。空气中有泥土气味,有草木气味,且有甲虫类气味。翠翠看着天上的红云,听着渡口飘乡生意人的杂乱声音,心中有些儿薄薄的凄凉。”

这时感觉有点饿了,才想起要喊光辉吃饭,打了两个电话均不接,估计是他酒劲未过,还在睡觉,只好也回客栈休息。晚上

9点多光辉叫醒我,吃晚饭。我和光辉出了门,这时沱江边、吊脚楼上的灯光都亮了起来,沿着今天下午走过的小巷一路走来,发现

游客比白天更多,路两边的酒吧不时传来阵阵刺耳的鼓乐声,红男绿女们蜂拥而来,鱼贯而入,或狂舞、或畅饮、或低语、或独坐。。。。。。,感觉有点象丽江和西街的酒吧。光辉说这里是一**发生概率很高的地方,很多失恋的人都喜欢到这里寻找心灵的慰藉。

入夜后在江边,常看到单身女子坐在跳岩上,将双脚没于江水之中,手持酒瓶独饮,仿佛让江水从双脚间轻轻淌过,让江风掠过

微红的脸颊,轻轻吹起耳边的长发,方能抚平心中的伤痕。他说吃完饭后要带我去看看,说要去找找看有没有艳遇。呵呵,我想所谓艳遇嘛,是“遇”而不是“找”,所以有没有都没关系。可要是遇上了,拍张照一定很美、很有意境,肯定能让人想起苏东坡的“谁与我共?清风、明月、我。”

我们来到美食广场一家小店,要了一个石锅鱼,一个红薯叶。石锅鱼选用产于沱江的活鱼,当场宰杀,用苗家特制的酸菜为佐料,有点象贵州的酸汤鱼,鱼肉鲜嫩有弹性,酸菜劲酸到味,汤头很厚,酸中带辣,鲜香扑鼻,很是开胃。

晚饭后,我们沿着沱江两岸散步,此时汽车喇叭声、卡拉OK声、小贩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仍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夜色降临,古城本应从白天嘈杂的人声中走出,归于宁静,让当地居民得以休息,也让意犹未尽的游客有机会在人影依稀中徜徉小巷,真正体味这座名城的韵味。走在如此喧闹中,让人惟恐躲闪不及,哪里还能有一点儿寻古探幽的兴致?

江边摆满了河灯,间或有三三两两的恋人与卖灯的老人和小孩讨价还价,点燃,放到沱江里,不一会江里就亮起了一盏盏莲花状的河灯,载着人们的祝愿和念想顺流而下,飘向远方。。。。。。

沱江水从虹桥的桥墩下流过,虹桥的倒影映在江水中,江中小敞篷船游弋。在灯光的辉映下,充满诗情画意。

我们来到

"

跳岩

"

边,坐在石阶上,吹吹江风,看看夜景。可我们并没有看到江中独饮的女子,只见到在江中洗澡的胖老头。这时江对岸不时传来一些

高亢

得有些竭嘶底里的

歌声

,让人兴趣全无。想当年翠翠曾被二老傩送的歌声迷醉了:“梦中灵魂为一种美妙歌声浮起来了,仿佛轻轻的各处飘着,上了白塔,下了菜园,到了船上,又复飞窜过悬崖半腰——去作什么呢?摘虎耳草!”她痴痴地追寻、等待歌者。而我们今天听到的是什么歌声?难道二老傩送夜夜为翠

鸣唱

的歌声

再也听不到了?

 

本想到

这远离都市喧嚣和浮华的古城体会片刻的安宁

,可不曾想却是此般光景,带着失望回到客栈

第二天清晨,耳边传来清亮的公鸡鸣叫声,让人觉得既熟悉又远久,仿佛是来自千年以前的天籁之音。象我这样的“好摄之人”定然要“闻鸡起床”,抓住早晨人少、光线好的

难得

机会多拍些好相片,回去也好向一直鼓励我、支持我的小米、百合交待。

6

点刚过,我独自出门拍照去。

这时古城尚未从昨晚的喧

中醒来,小巷里空无一人。路过酒吧街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令人作呕的、仿佛是被人吐出来的啤酒味,地上随处可见昨晚狂欢的男人和女人们留下的呕吐物和随意抛撒的垃圾,一片狼籍

我逃似的冲向江边。。。。。。

这时游人很少,只有几位拿着相机,扛着脚架的“发烧友”在四处拍照。只见清澈明净的江水从古城中心流过,两岸绿柳低垂,几位城中妇女在河边用木槌拍打着衣服,拍打衣服的声音随着水波荡漾,引出一层层涟漪。这时才让人觉得古城依然保持着她的风韵,沱江依旧轻盈。

沱江两岸飞檐翘角的吊脚楼连成一片,蔚为壮观

古城

沿着沱江,

一条狭长的古街,有古城墙、古城门、古钟楼、古码头和一条长长的青石板路,古街两旁的店铺仍保留着当年的门面和旧时的旗幡。

在白

下卧着一只白狗,我想

的黄狗怎染成了白色,而且还吃得这么胖。不远的江面上有两个撑船人,但已不是当年摆渡的老人亦或是江西水手了,已变成今天的捞污人。

日头渐高,游人渐多,街上变得热闹起来,我便往回走。在城洞里、虹桥下、城

上,有些学生在写生。

路上碰上一个头戴花环在认真拍照的小姑娘,使我不由地想起了边城里描写的

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

回到江边,这时光辉已找来,一块吃了早餐。怀着对沈丛文先生的敬仰,决定去先生故居看看。谁知到那后只见

人满为患

噪声连天

,别说让你细细品味,好好拍照,就是找个地方落脚也决非易事。再加上

景点参观采取统一购票方式,不能单独参观

,我

只想参观沈从文故居,但也需购买高价格的通票,

所以

最终选择放弃。

就这样我决定和光辉坐车去怀化,结束我的凤凰之旅。

沱江依然在流淌,却不再上演水手和河妓的故事,

古城

风景

依然

秀丽

,却不再听到傩送美妙的夜曲,

古城历史

依然

重,却被肆意地挥霍!

凤凰涅槃,何时重生?

借用

《边城》

里的

结尾: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

明天

回来!

DSC01290.JPG

DSC01430.JPG

DSC01344.JPG

DSC01387.JPG

DSC01419.JPG

DSC01421.JPG

DSC01438.JPG

DSC01486.JPG

DSC01492.JPG

DSC01493.JPG

返回顶部 ↑